宫爵一愣,刚想说实话,身边的顾秋已经率先开口。

“领了!早上领的!”

“那就好!你们夫妻两个要好好的!出去在外面宫爵要照顾好顾秋!”

“嗯!”

宫爵闷闷的嗯了一声。

之后两人便直接被庄臣送去了机场,离开了容城。

…… 另外一边,乔青宁送完了宫爵回来之后,直接转道去了监狱。

妈妈有句话说的很对,有些事情逃避是解决不了的。

正视他,然后慢慢的淡忘,才是最好的结果! …… 这是乔青宁在离开容城后,第一次见到陆昔年。

和从前那个儒雅的陆昔年不一样,他看起来憔悴了很多。

狱警跟她说,陆昔年已经好几天没吃东西了。

最近据说是他的母亲过世了,他原本就不太积极的心理彻底被打乱了。

乔青宁坐在探监的玻璃后面,静静的看着他。

“好久不见!”

她率先开口。

陆昔年扯了扯嘴角,嘶哑的说了句。

“真的是好久不见了!”

两人都沉默了,乔青宁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最终也只能劝慰两句,“从前的事情,我后来也想了很多。

那时候你顾然有你的不对,但是都过去了。

后来我才知道,当初你也做了一些努力。

最后那样的结果也不是你想要的,你也不用把自己逼入绝境。”

闻言,陆昔年暗淡的眼睛里,突然迸发出了一丝光芒。

“你……愿意原谅我?”

原谅?

乔青宁心里莫名的压抑,她似乎不能原谅。

当初的陆昔年不止是伤害了她一个人,还伤害到了她的家庭。

在她的心里,她的家庭,她的父母,比任何东西都重要。

“我只是不想再纠缠了!”

她淡淡道。

陆昔年手指微微蜷缩,那抹亮光,瞬间又黯淡了。

不想再纠缠了,比不原谅还要残忍。

他宁愿她说,会恨他。

一辈子都不会原谅他! 宁愿她歇斯底里,对着他大吼大叫!这样,或许代表她的心里,还是有他的、 可是,她却选择了最残忍的一种。

她已经决定忘记他,将他当做人生里的一个过客,就仿佛是流水中的一颗浮萍。

曾经飘过,但是却没有留下任何痕迹吗?

见他的情绪不是很好,乔青宁张了张嘴。

“你没事吧?”

陆昔年摇了摇头,又抬起头看她。

“没事!你走吧!”

说完,不等乔青宁回答,他已经转身走了。

看着他颓丧的背影消失在了门口,她才缓缓的张开手心。

手心里,已经被她的指甲掐出了血痕。

刚才,她伪装的很好吧! 或许,这就是最好的结局! …… 浑浑噩噩的从监狱里出来,乔青宁刚走了两步,就撞上了一堵肉墙。

她条件反射的后退,道歉。

“对不起……我……” 一双大手已经按住了她的肩膀,“乔青宁,你是笨蛋吗?

走路不看路?”

熟悉的傲娇的声音,配上那独特的唯我独尊的关怀。

这不是欧辰还有谁?

等等?

为什么欧辰会在这里?

乔青宁有些恼的看着他,“你……跟踪我?”

“咳咳!”

欧辰轻咳了一声,“说什么跟踪?

我只是在关心你!我怕你出了意外,所以看见你不在你家的范围,我就跟来看看!”

“还说不是跟踪我?”

乔青宁气的够呛,直接拿手里的包朝着他身上招呼过去。

奇怪的是,欧辰竟然不躲,由着她朝着自己身上招呼过来。

打了几下之后,乔青宁突然又想到了什么。

“你是不是知道我的身份了?”

是啊! 他都定位到了她家里了,肯定是知道了她的身份了吧?

她怎么就忘记了呢?

眼前这个人完全就是个变态!什么游戏规则,在他的身上根本就不可能存在。

她还奢望什么,瞒着什么。

简直是太天真了! 欧辰毫不掩饰的点头,“乔青宁嘛!你的身份!”

“你别给我打岔!你是不是知道我是宫家的女儿了?”

欧辰再一次点头,“哦,是!你爸爸是叫宫洺!”

轻描淡写,完全没有一点惊讶的样子。

乔青宁,“……” 这个人,一点都不按套路出牌啊!不过好像也是,他这种唯我独尊的人。

在他的心里恐怕世界上只有他最牛。

哪里会管什么,宫家什么的!这种身份,根本就不会入他的眼睛吧?

要是问多了,说不定他会直接来一句。

“宫家?

比我厉害吗?”

算了算了! 乔青宁转身准备离开,大手又拽住了她的手。

“在我的心里,你就是乔青宁。

这就是你的身份。

至于其他的,都好!首富的女儿也好,普通人的女儿也罢,你就是乔青宁!独一无二的乔青宁!”

乔青宁脚步一顿,他竟然又不按套路出牌了。

最关键的是,这一次竟然戳中了她的心。

虽然爸妈从小就很尊重她们的选择,一直也没有在媒体前面让她们太过于曝光。

但是拥有这么一个身份在那里,从小身边的人就自然的学会了将她戴上了光环。

她是宫家的长女,是宫洺的女儿。

唯独不是她自己。

这是第一个,说她就只是乔青宁的人。

最讽刺的是,竟然是一个她一直都很讨厌的人。

心口生出了一丝暖意,她张了张嘴。

“谢谢!”

欧辰一愣,突如其来的温柔,倒是让他不好意思了。

“笨女人,谢什么?

还不赶紧结束家里的事情回去给我做饭!!”

乔青宁,“……” “所以你追来其实是为了让我给你做饭吧?”

亏得她还那么感动,差一点就以为他可以做一个比较好的朋友了。

“对不起,我家里还有些事情没有处理好!我可以明天回去吗?”

乔青宁其实也没什么没有处理好的了,只是现在心情不佳,不太像看到眼前这个变态而已。

欧辰却很无情的戳穿了她,“是因为里面那个人吗?

那个人是谁?”

乔青宁冷笑,“你不是调查我了吗?

你还不知道里面的人是谁?”

欧辰蹙眉,“我说过了,我只是为了保证你的安全。

至于其他什么的,我没有心思也没有那个喜好去挖掘别人!既然你以为我调查了,那行!”

说完,他直接拿出了手机。

“帮我查一下……” “等一下!”

深呼了一口气,乔青宁抿唇,“走吧!”

欧辰怔怔的看着她,她又补了一句,“不是要吃我做的饭吗?

走吧!”

“家里事情处理完了?”

乔青宁不再理会他,欧辰回头冷冷的看了一眼监狱的方向。

那个人,到底是谁?

推荐阅读: 战国小人物灾变纪元帝长歌逍遥保安我在快穿世界做大佬全能大佬又被拆马甲了勇者至尊悠闲乡村直播间明末开山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