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况急转直下,邓布利多心中大惊。

他不明白发生了什么变故,却知道现在克莱因很危险。

“契约在此,拜蒙,难道你想反悔?”

但克莱因本人却是一点儿也不怕。

不光不怕,他还在笑,笑得无比畅快,像是偷到了鸡的小狐狸。

“你竟敢欺骗伟大的拜蒙!”

在古老的岁月长河中,拜蒙还没有像今天这么愤怒过。在恶魔最擅长的契约上,他的智商受到了严重的压制。

他,伟大的“主天使之王”,竟然被一个凡人骗了。

这是奇耻大辱!

“骗你,你又能怎样?”

脸上的笑容一敛,克莱因微微扬起下巴。

在高大的拜蒙面前,他就像巨人脚下的小蚂蚁,但现在这只蚂蚁,却在“俯视”巨人。

这感觉有种说不出来的违和,拜蒙简直要气到爆炸。

和恶魔交易,就是要奸、就是要狠。

契约上写的明明白白,他不觉得自己哪点做错了。

“以七位地狱大君起誓,我会杀了你,我要让你的灵魂永世不得安宁!”

归根结底是因为自己的大意而受骗,拜蒙无法对克莱因造成什么实质性的伤害,只能赌咒发狠。

地狱七君的名头很吓人,但吓不到克莱因。

看见拜蒙气急败坏的样子,他只感觉好笑。

“如果你需要,我现在就可以召唤贝利尔。呵,你猜“怠惰之王”会给你出头么?”

贝利尔是掌管地狱的七个恶魔大君之一,也是七十二柱魔神的主人。明知道克莱因是在故意刺激他,但拜蒙还是没有任何办法。

万一贝利尔真的被召唤过来,倒霉的,恐怕不会是这个凡人法师,而是他自己......

“这笔帐我记住了,凡人,享受你在人间的每一秒,拜蒙的眼睛在地狱注视着你!”

硬的,基于仪式不能来。

软的,又吓唬不住对方。

拜蒙心中无比愤恨,却只能无奈的收下“不平等契约”。

不管千年还是万年,他不会忘记这仇!

“一直看着我,那你的眼睛会不会酸?”

拜蒙越是吃瘪,克莱因的恶趣味就越是满足。

盯着拜蒙阴柔绝美的脸,他笑着问了一句。

拜蒙气势一滞。

心中纵有千言万语,一时间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老子在地狱时时刻刻注视着你,你问我眼睛酸不酸?

这他妈是酸不酸的问题吗!

你才是恶魔吧。

求求你做个人!

“啊!”

拜蒙仰天怒吼,不想再在这里停留一分一秒,带着满腔怒火回了地狱。

法阵外的邓布利多陷入了石化。

由于克莱因和拜蒙交流用的是古以色列语,他根本不清楚他们究竟说了什么。

他只看到契约结成后,半男半女的恶魔很生气,然后就发了疯似的咆哮,然后吼着吼着就消失不见了。

雷声大,雨点小。

从头到尾,那恶魔都没敢对克莱因出手。

他酝酿了许久的“阿瓦达索命”也就没有了用武之地......

“搞定~”

用一根绳子和一片灵魂碎片就解开了格林格拉斯家的诅咒,克莱因的心情很好。

挥动魔杖毁掉法阵,再抹去一切关于恶魔仪式的痕迹,他解开空间封锁,施施然走出,对脸色发黑的邓布利多露出一个灿烂的微笑。

“过瘾吧,校长,第一次看到恶魔的感觉怎么样?”

神秘总会屈服于更高的神秘。

巫师并不是这个世界上唯一的施法者。

克莱因上辈子通过《所罗门之匙》召唤出第一个使魔的时候,可是兴奋了好久呢。

“不怎么样。”

老人冷着脸,想要摆出生气的表情。

但他终究不是西弗勒斯.斯内普,无论怎么严肃,还是掩饰不了他激荡的心情。

“算我求你,下次不要这么做了,老头子我的心脏不好。”

“好~”

克莱因答应的很痛快。

薅羊毛不能盯着一只羊薅。

下次再有恶魔召唤仪式,那肯定不是拜蒙了。

“刚才究竟发生了什么?你不是说只用契约来解除格林格拉斯小姐身上的血咒吗,那恶魔为什么.......”

犹豫了几秒,邓布利多还是没忍住,主动询问道。

他在思考形容词。

生气?

不,拜蒙的样子早就超越了生气。

那感觉应该是暴怒!

“哦,可能是他家里着火了吧。”

心情很好的克莱因和邓布利多开起了玩笑。

“好吧,好吧,是因为我骗了他,他觉得智商受到了侮辱。”

抖机灵的效果并不明显,迎上邓布利多略显幽怨的眼神,克莱因无奈的耸耸肩,说出了实情。

“我用“变形术”把绳子变成了古代一种很稀有的祭品,引来了拜蒙。然后和他签订契约......”

他还没说完,就被邓布利多打断了。

“恶魔就看不出一点儿端倪?”

“他渴望的是灵魂,校长,但没有完成契约之前,他无法检验灵魂。”

克莱因笑笑。

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

他无疑就属于胆大包天的那一类。

单凭外表,拜蒙看不出“白玉蛇”的破绽,等完成契约他再想反悔就晚了。

况且,当初他就明说了:“我希望用这个祭品,换取这血液主人的自由。”

“祭品”他也没说是什么啊~

拿绳子当祭品谁说不可以了?

拜蒙误以为祭品是“白玉蛇”的灵魂,那是恶魔自己的问题,和他克某人一点儿关系都没有。

“知道自己受骗,拜蒙肯定会翻脸,为了保险起见,我还用灵魂逼迫他签订了最高等级的灵魂契约。”

语不惊人死不休,邓布利多还没回过神,克莱因又甩出了一枚重磅炸弹。

“灵魂!”

巫师对灵魂略有涉及,老人的表情突然严肃起来。

“哦,您放心,不是我自己的。”

再怎么放浪,克莱因也不会拿自己的灵魂开玩笑。

契约之力从他这里取走了一片灵魂,而不是从他身上取走了一片灵魂......

这两者的区别,可大了去了。

“不是你的,那是谁的?”

邓布利多一愣,有些反应不过。

“伏地魔。”

克莱因呵呵一笑,说出了一个名字。

”没办法,谁叫他总喜欢把灵魂碎片乱放,我这样做,也算是废物再利用。”

推荐阅读: 战国小人物灾变纪元帝长歌逍遥保安我在快穿世界做大佬全能大佬又被拆马甲了勇者至尊悠闲乡村直播间明末开山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