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烈嘈杂的喊声灌满了巨大的场馆,封闭的空间内人声鼎沸。人们手里挥舞着旗帜,含糊地呐喊,声音汇聚进了磅礴的声浪之中无迹可寻。

这次的比赛场地是个真正意义上的擂台。赛场整体是个半米高的五边造型,面积开阔得甚至有些过分。

看来赛方是有意为选手们留出了充分的空间大施拳脚。

但和省内选拔时不同的是,尽管擂台面积更加充裕,但这次的赛场还是有边界的。参赛选手以任何形式离开擂台区域都会被判定为弃权处理。

正如先前所提到的,参赛选手不会以个人而是以团队为单位参赛。只不过团队战也并非把双方团队三人一起拉上台,摆开阵型一通乱殴。

虽说是团队战,但实际展开还是以1V1单挑的形式进行的。

双方团队每次派一名选手上场,被打败后下一人可以立即接替上场继续战斗。如果有一方三人都战败,那么这方团队便会被判负。

如果有队伍的选手倒下后超过十五秒还没有下一人上台接替,那么也会被视作弃权。

与其说是团队战,不如说是车轮战更加合适。

因为双方选手都必须能立刻上擂台接替战斗,因此这次参赛选手也都不会在场外等待,而是在擂台两侧专门设置的休息站待命。

此时主持人已经炒热了气氛,场上观众的情绪都已被最大限度调动。

宁州队这边的调整准备都已就绪,作为首发队员的李滨拉紧了制服拉链,接受了队友们的鼓励,迈步走上了擂台。

当看到从擂台另一侧出现的苏耀时,宁州队三人都不禁有些意外。

“他亲自首发?”邓福影微皱起了眉头,“不留在最后为团队兜底吗?”

联赛场上无弱者,杀进八强的队伍个个都是全国顶尖。这样的情形下就算是再强的高手也不敢说有一穿三的自信......

不,或者应该说能靠一人拿下两场那已经是值得大书特书的新闻了。

任何人的体力和源能都是有极限的,尤其在多数人都是E级的情形下这方面没人有明显优势。车轮战赛制下就是拖也能给对面三个人拖垮了。

所以像苏耀这样实力强劲、各方面能力均衡还找不到显著弱点的选手,一般来说似乎都应该留着压轴才最稳妥。

龚礼成侧过头:“那万一李滨被打败,下一场你上?”

沉思片刻,邓福影摇了摇头:“不,还是你先吧。你的话有先手优势,突然攻击他未必能反应得过来。”

顿了一顿,他话锋一转,重新看向赛场:“先看看再说吧,李滨还不见得会输呢。别人也许不知道,但作为队友的我们可是清楚地知道......他可是很强的。”

此时李滨走到场上指定位置,和苏耀遥相对视了片刻,开口道:“你自己先上场,真的好么?

己方的王牌先行上场,那么就算拿下了第一轮也留给了敌方接下来针对击破的机会。如果你被打下去的话,对你们队伍来说应该很不妙吧?”

话是这么说,但双方都知道现在上了台已经没有换人机会了。李滨之所以这么说只是在试着给苏耀增加心理压力而已。

苏耀不以为意,只微微笑了一笑:“没关系。只要我一场不输漂亮地赢到最后,这些就都无所谓了。”

他声音不响,但还是通过赛场上的麦克风被响亮地扩散了出去。整个场馆里所有人都清楚地听到了他的发言。

全场观众哗然。本就临近沸腾边缘的会场在这番话的推动下正式突破了临界,比赛还未开场观众们便都已激动了起来。

“哦,苏耀选手看来是相当地自信呢!”男主持刘亦恒说道,“他的意思是打算只靠一个人就打穿宁州队吗?”

“是的,不过也可能是心理战术的一环,赛前互相给对方施加压力也是很常见的做法。”女主持吴月滢说道,“全国联赛的赛场上一穿三的案例还是相当少见的,能来到这赛场上的选手实力差距一般都不会太大......”

吴月滢所说的也是大多数人心中所想。

省内的小打小闹也就算了,全国赛场上荟萃了本届各地最顶级的觉醒者天才,在这种地方想靠个人实力带起飞实在不切实际。

要说这届赛场上有谁能做到这一点,那恐怕就只有晋升D级的宋晚晴了。

如果是她的话,在等级、体能、能力强度的绝对压制下倒不是不可能。

李滨听了苏耀的话脸色微变了一变,但也没说话。显然他也把苏耀的话视为有意挑衅了,他还不至于受到这么简单的激将就乱了方寸。

“比赛开始!”

“铿!!!”

金属撞击的脆响几乎是紧追在赛场上那声开始的口令之后响起。

空气中溅出了飞扬的火星。仿佛凭空出现般的银色飞刀在半空中打着旋儿,被臂铠轻薄坚固的金属外壳朝着一旁弹开,一头插进了旁边的地板。

“别那么着急啊。”

苏耀淡淡说着,缓缓放下了铠甲覆盖的胳膊。基础模式的装甲已从头到脚包裹了他全身,只剩装甲衔接处的少数零件正在各自扣合就位。

“裁判先生才刚刚说开始呢。”

奇袭的飞刀被挡,李滨倒也并不意外。

“果然像资料里说的一样警觉,反应速度也确实很快,不过......”

他说着,缓缓从身上摸出了另外几把飞刀,依次离手抛至了空中。

三柄飞刀像磁悬浮的列车般悬停在半空中,毋需他双手触碰,完全靠意念操控。

“来试试接下这个!”

李滨双臂齐挥。

三柄飞刀,分别带着破空的气浪飞射而出。

那是一般的抛掷绝对到达不了的速度,快得近乎子弹出膛,在肉眼看来只觉空气中拉出了三道模糊的银白线条。

三级次元合金打造的飞刀,以如此速度破空激射、还蕴含着一定量的源能冲击,威力半点不容小觑。

但苏耀的战衣暂时还能扛得住。

如果被击中装甲衔接处或者要害说不定也会很麻烦,但苏耀并未让那发生。他上身向侧一让避开了一刀,双掌凌空连击将另外两柄飞刀都凌空截断。

刀刃在臂铠上再次击出了火星,却终究没能撼动战衣外壳,分别打着旋儿向后弹开。

虽说对方攻击来势快得难以看清,但苏耀一早便紧盯着对方动作有所提防,因此第一时间便有所反应、同时接下了三柄飞刀的进攻。

就算毋需动作完全靠意念操控,但攻击意图还是没法完全掩盖的。李滨面部肌肉的变化,视线的转移和瞳孔的收放,各种肢体细节都可能出卖他内心的想法。

只要留心注意的话,他的飞刀不是没法应对。

但这个展开也在李滨的意料之内。

说到底,这三柄看似气势汹汹注入了全力的飞刀其实都只是幌子。

真正的杀招,其实藏在比赛最初他遥控射出、被苏耀弹开至身后的那柄飞刀上。

几乎就在三柄飞刀被苏耀分别避过的同一瞬间,他身后那柄插在地板上的飞刀突然间像活过来似地自己蹦了出来,扭头加速,破空朝苏耀的后心要害激射而来!

推荐阅读: 战国小人物灾变纪元帝长歌逍遥保安我在快穿世界做大佬全能大佬又被拆马甲了勇者至尊悠闲乡村直播间明末开山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