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库宝盒,是潘库宝盒!”

“千年的等待,这一天终于要来了吗?”

“等待了这么久才拿到东西,圣主你一如既往的废物!”

太平洋上,某座不知名小岛上的城堡大厅,

那面能沟通地狱的镜子被再度竖了起来,紫蓝色的潘库宝盒被摆在一根石桩上,在明亮的灯光下反射出冰冷的金属光泽。

“废物么....”

白毅笑了笑,眯着眼睛:“中苏大人是这么觉得吗?既然这样,那你那扇门似乎也没必要再打开了。毕竟我这么废物的一个东西,似乎并不配打开你的大门,让你重归地上世界。”

“该死的东西,你敢!”

“我确实敢!”嘴角挂着冷笑,毫不避讳其他恶魔注视的目光,白毅冰冷的说道:“都是恶魔,你有什么资本对我颐指气使?凭你脸大?还是dio大?认你把你当兄弟,不认,你又能拿我怎么样?魔咒?呵...”

“我拿回了自己的身体,一个破魔咒能拿我怎么样?大不了灵魂出窍的神力废掉,但我被废掉的力量还少?”

“你觉得,我都有把灵魂出窍的神力废掉的打算了,会不会再大胆一点,把那些作为抵押的火气也一并扔掉?毕竟损失一部分力量,得到的却是独占整个世界,这买卖意外的划算啊!”

恶魔们似乎都没想到圣主会这样,明明之前,在八个恶魔中他是最能隐忍,也是最阴损的一个。

可去地上世界转了一圈儿之后,性格大变。变得更直接,变得更暴躁。

反应最快的是咒蓝,在其他的同伴还在愣神的时候,他直接开口道:“有些玩笑不是能乱开的,中苏你过了。”

“我...”

“去冷静一下吧,这场会议你不用参加了。”

中苏那颗暴龙似的脑袋上瞬间电闪雷鸣,鼻孔中烟雾升腾看着就一副要点燃的模样,可下一瞬旁边一股飓风来袭直接将他推到百米之外,与此同时啸风的声音在风中响起:“去冷静一下吧,中苏!”

就算是最笨的波刚也是皱眉看着被扔到远处的中苏,想啥呢?

这玩意儿是被在地狱里关自闭了?

摔坑里了,还没被拉起来呢,就对路过的救命恩人开始威胁。自被封印以前波刚就一直觉得她是恶魔里最笨的,结果,现在发现了一个比她还笨的家伙。

嘿,我这幸灾乐祸的喜悦怎么就抑制不住流露出来了?

“都少说两句吧!”

芭莎站出来打圆场:“中苏也不是故意的,他脾气本来就暴躁,被关了千年着急了点儿也很正常。别在这种小事上纠结了,现在最关键的还是圣主你什么时候能找到破解潘库宝盒的方法,打开地狱门释放我们...”

白毅皱眉,开口道:“让芭莎也滚,不然我们没必要谈下去了!”

芭莎刚想说话,却突然感觉到几道冰冷的目光。扭头,看到中苏跟啸风,乃至西木跟地魁脸上都流露出明显不悦的神色,瞬间有些慌了:“你们这么看着我干什么?大家都是...”

“好了芭莎,别说了,你也走吧。”

话落,一道月之魔力的能量洪流瞬间击穿芭莎,带着那些散落的水珠一并打包送向远方。

做完这一切,咒蓝无奈的叹了口气。

能不能带点儿脑子?

能不能?

这一个个的,

都被地狱关傻了?

就这?

他真怀疑,回到了地上世界之后,这俩傻缺能不能顺利的度过自己的虚弱期。别还没嚣张两下,就被重新送回来。

不过圣主这个机会找的好,

他确实想修理一下芭莎这家伙了。之前要不是她,自己也不能损失那么多的力量,本来在诸位恶魔之中他的力量保存还算不错,现在直接沦落到中下层,比西木波刚要好,但跟地魁中苏想差不多。

而这一切全都是因为芭莎的这张破嘴,今天算是讨点儿利息,“本金”日后慢慢来。毕竟,月球引力是能间接控制海洋的,到时候,呵呵...

啸风跟西木也是一样的头痛。

中苏跟芭莎的心态他们能理解,毕竟一个眼高于顶惯了,而另一个跟圣主水火不容天然不对付,双标理所应当。但你们也不看看这是什么时候?还有咒蓝,别以为装深沉我们就看不出来,你这货心里乐着呢。

这.....大家还在地狱里一起当难兄难弟的呢,就开始闹内讧了,等回到地上世界之后,还不知道会怎么样。

千年前,就是因为八大恶魔之间割裂的太严重,被那些突然蹿出来的神明们打了个措手不及。硬是在黑气强盛的节点,被偷了基地然后关在地狱里,苦苦等待千年,结果现在还一丁点儿不吸取教训。

头疼啊,头疼!

白毅看了眼镜面中少了的两个恶魔头像,又看看剩下的,明显内心都快飘到外太空的恶魔们,淡淡道:“一点儿小问题,还不至于影响到我们兄弟姐妹之间的感情。他们是他们,我们是我们,不过,中苏跟芭莎的性格是该改改了,就这样继续下去,他们会为自己的骄傲付出严重的代价的。”

白毅没记仇,是真的没记。他这么一条大度的龙,这点儿小事儿还不至于放在心上。

当然,地狱门肯定是要打开的。

给恶魔们拿去抵押的火气说不要就不要了?不会的,散落在七位恶魔手中相当于圣主全盛时期四分之一的火气,白毅可没这么大方。

几个恶魔回过神来,又是代替道歉,又是安抚开玩笑。虽然对方是跟他们同一级别的大恶魔,但对啸风他们来说仍然是一个不好的体验,可没办法,那两个智障搞出来的事情总得有人来收尾。不然万一圣主撂挑子不干了,他们怕不是得气死。

白毅也自然顺着台阶下,脸上重新挂起了笑容:“刚才发生了一些糟心事,我没顾得上说。其实打开潘库宝盒的方法我已经知道了,但地狱门并没有办法立即打开。

现在问题的关键反倒不在我这里,而是出在诸位兄弟姐妹以及世界本身。”

推荐阅读: 战国小人物灾变纪元帝长歌逍遥保安我在快穿世界做大佬全能大佬又被拆马甲了勇者至尊悠闲乡村直播间明末开山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