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智波纯提出的意见,宇智波富岳并没有表现得多么的热情,但是也没有表现的有多么的冷淡。

他和宇智波启之间的关系虽然看起来亲密,但实际上他们都清楚这是为什么。

想要消除他们之间的隔阂,只能靠时间的推移,和不断维护他们之间利益的平衡。

宇智波富岳猜不透宇智波启的心思,但是他却有一种自己被宇智波启看穿了错觉。

不管这种错觉是不是真的,宇智波富岳在维护宇智波启的同时也在暗中的防备,他知道宇智波启可能也是如此。

没有过于去深究这些话题,宇智波富岳现在要去给宇智波启‘擦屁股’了。

宇智波启的做法,可不仅仅是族内会出现问题。

想必族外的某些一直盯着宇智波一族的人,很快就会得到这个消息吧?

因此宇智波富岳需要行动起来,尽可能的把一些不好的影响给抹平,而不能抹平的则要想办法把它给美化。

宇智波富岳能想到的东西,宇智波启自然也想得到,尤其是这件事就是他自己做的。

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何况宇智波一族还是受到‘别特关照’的一族。

也许木叶的高层不敢肆无忌惮的跟踪宇智波一族内的高层人物,但是其他人可就不太好说了。

因此宇智波启几乎可以断定,三代目火影他们大概也快收到消息了。

“身份的提升让他们不敢轻易盯着我,这还真是方便。”

宇智波启坐在空旷的办公室内默默想到:“而且经历了这一次,恐怕他们想着如何拉拢我的心思要比其他的心思重多了吧?”

以前宇智波启转了空子,没有得到太多的关注。

而现在三代他们想关注,也不会那么肆无忌惮了。

最关键的是宇智波启这一次的做法,在某种程度上算是达成了‘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这个条件。

宇智波启不傻,他做的每一件事他都会考虑好这样做的后果。

虽然有时候会冒险选择对自己最有利的,但更多的他会选择让自己更安全的。

“不过最大的可能,他们还是不会去接触我,因为在他们看来我是宇智波富岳的‘代理人’呢。”

站起身来,宇智波启不想继续呆在这里了。

他所在的分队所有属下,都被他丢进了木叶监狱,其他分队的队员现在见到他如同见鬼。

他在这里继续呆下去也是浪费时间,还不如去其他地方看看。

无论是继续探究‘须佐能乎’,还是去看看宇智波勇都是不错的选择。

只是让宇智波启没料到的是,他还来得及离开他办公室的大门再一次被敲响了。

“进来吧,门没锁。”宇智波启歪了歪头,随后干脆又坐了下去。

很快,门被打开,是卡卡西。

“你怎么来了?”宇智波启露出了一些笑容:“还真是稀客,尤其来到这个地方。”

“老师让我过来找你的。”卡卡西声音有些淡漠,就比如同冰库一般。

那种阴冷的气息,让宇智波启这样的家伙都觉得有点不太舒服。

看着卡卡西那露在外面却冷漠的令人窒息的眼睛,宇智波启摇了摇头。

“来到我这里也要露出这幅样子吗?”宇智波启叹了口气说道:“还是说,你的承受能力就那样?你也太让人失望了吧,卡卡西?”

“我....”卡卡西楞了一下,他的右眼露出了一抹神采,只是这种神采很快有暗淡了下来:“抱歉,我.....”

看着卡卡西这个样子,宇智波启就知道这个家伙恐怕是无法原谅自己了。

毕竟亲手杀死了自己的发誓要保护的挚友,并且还违背了另外一个挚友的承诺,这样的结果不是什么人都能够承受得住的。

这个世界上最痛苦的事,恐怕就是背负着心中的惭愧和罪孽,孤独的活下去吧?

不过,卡卡西可不是宇智波鼬那个神经病,他并非是孤独的一个人。

“想想看你的其他朋友卡卡西,关心你的人可不少。”宇智波启干脆站起身来走到了卡卡西的面前:“仔细想想看,你现在这样对的你关心你的人?”

“对不起....对不起....我...”卡卡西的身体忽然有些颤抖了起来,把他头低了下去同时闭上了眼睛。

宇智波启有些莫名其妙的看着这个家伙,他甚至从卡卡西的声音里听到了一丝哭腔,这让宇智波启有些哭笑不得。

你对着我道歉有个屁用,真正的无私的关心你的,是你的老师还有阿凯等人啊!

不过,宇智波启也同样关心他,只是没有其他人那么的无私吧。

“振作点吧,卡卡西。”宇智波启拍了拍他的肩膀:“你现在需要的转移注意力,水门队长要见我,对吗?”

“是的,水门老师想要见你,但是....”卡卡西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的情绪变得平静下来:“但是需要在非常安静的地方,这是老师的原话。”

“很好。”宇智波启点了点头:“给你打个预防针,我会和水门队长提议让你进入暗部。

只有在暗部你才能心静、专注,并且通过暗部的一些锻炼让你明白一些东西,而且说不定未来你还能帮助你的老师呢。”

“我知道了,启。”卡卡西情绪似乎稳定了下来,他认真的对着宇智波启点了点头:“我相信你。”

看着卡卡西那纯粹而清澈的目光,宇智波启难得的居然感觉有一些不自然。

装作无所谓的把头偏开,宇智波启心理却叹了口气。

虽然宇智波启接近卡卡西是有目的的,但是宇智波启也没有打算坑他。

而且....宇智波启有些受不了卡卡西现在这个样子。

“你要是一个长着白色长发的女人,说不定我会更高兴呢.....”

简单的和卡卡西聊了一阵之后,宇智波启就把卡卡西送了出去,他还需要和宇智波富岳说一下这件事情。

这一次见面很关键,虽然宇智波启很想把时间交给宇智波富岳和波风水门,为了保证这一次见面的成功性他也必须在场。

看了看手中的苦无,宇智波启默默的把它收好了,剩下要做的就是等待时间。

.....

月色袭人,在宇智波启所弄的那个小型地下室附近的森林里,宇智波启和宇智波富岳并肩站立。

他们两人都穿着黑色斗篷完全把自己包裹住,并且脸上都带着面具。

这一次见面不能被其他任何人知道,他们怎么小心都不过分。

时间晃晃的流逝,这两人就如同雕塑一样静静的屹立在哪里,直到时间默默的走到了十二点,波风水门忽然出现在他们的视线内。

“抱歉,我来晚了。”波风水门的声音显得稍微有些清冷:“玖辛奈没睡着前,我也不敢轻举妄动,还望体谅。”

“水门,什么时候我们变得如此生分了。”宇智波富岳摇了摇头,他换换把面具摘下露出了自己的脸:“玖辛奈和美琴是朋友,我们之前也常有往来,没必要如此。”

“水门队长,你好。”宇智波启也缓缓的摘下了自己的面具,他微笑着对着波风水门打了个招呼。

“你好,富岳,还有启。”波风水门勉强笑了一下:“如果是私人身份的话,我当然愿意和富岳好好聊聊,但是现在.....”

波风水门话说到这里就停了下来,但是他的意思已经非常的明显了。

如果是私人身份他们当然是朋友,但是如果是有立场的话,那么他们确实不能显得太过于亲密。

而且说到这里波风水门不由自主看了宇智波启一眼,正是这个小子把他们所在立场的身份拉在了一起,才有了今晚的会晤。

宇智波启静静的站在原地看着眼前这两人,这一次会谈宇智波启的任务倒是最轻的。

他早就已经把一些要说要做的事情告诉了波风水门。

而波风水门和宇智波富岳的见面,则是在宇智波启那一次会谈的基础上,做一些适当地扩展和补充。

只要宇智波富岳和波风水门的谈判不脱离自己的计划,宇智波启就不会开口去打断他们两人。

说起来,他们两人都是火影世界中最凄惨的角色。

身为未来两位救世主的父亲,他们两人都早早地离世了。

而到底他们两人谁更惨一些,这也是一件仁者见仁的事情。

宇智波富岳虽然凄惨的被自己儿子灭了全族,但是他好歹还陪伴了自己儿子多年。

能享受到了亲情他已经享受到了,只是他见不到未来的一切。

而波风水门倒是见到了未来的一切,可是他却错失了在漩涡鸣人,最艰难和最需要‘爱’的时间点。

恐怕对他而言,他可能更希望陪伴自己的儿子吧?

摇了摇头,宇智波启只能感慨这个世界的残酷。

真实的世界永远都不会是童话,即便是童话它的内在颜色恐怕也是‘黑色’的吧。

“我能做的很少,但是能带来的效应却很大。”

看着谈到最后相互捂手的两人,宇智波启脸上浮现出了一抹笑意:“至少从现在开始,有我所在的宇智波已经走向了一条不同的道路,至于未来.....”

至于未来宇智波启不知道,也许会更好,也许会更糟。

但无论怎么样宇智波启都坚信,如果自己什么都不做,那么结局才会是最糟糕的!

........

推荐阅读: 战国小人物灾变纪元帝长歌逍遥保安我在快穿世界做大佬全能大佬又被拆马甲了勇者至尊悠闲乡村直播间明末开山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