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筱不明所以,“问什么?”

刘阳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赵东跟苏菲……”

梁筱很快就反应过来,“哎呀,舅舅,你说什么呢?”

“我把苏菲当成好姐妹,把赵东当成亲弟弟,不是你想的那样!”

“你放心,我有分寸的,再说了,您的外甥女您还不了解么?”

刘阳松了口气,“那就好,那就好,是舅舅瞎担心了。”

“行了,那你忙吧,这事我会叮嘱下去的。”

挂断电话,刘阳一个人来到窗边,尽管梁筱嘴上拒绝的痛快,可他心里还是有些不清不楚的担心。

好端端的,赵东为什么搀和到这件事当中?

说心里话,刘阳是很欣赏赵东的。

最近大华厂那边也要公示了,赵庆这个技术副总就是他全力扶持上去的!

一部分是因为赵庆这个人的技术能力确实过硬,更大一部分是因为赵东!

大华厂这次重建,利益不小,涉及到了一些纷争。

他必须要在关键位置安插一个自己的人,这样才能确保大华厂将来不会走偏!

赵庆这个人嘛,能力有余,处事不够拓达,赵东恰好就可以弥补这个不足。

当然了,婚前刘阳对赵东还不算太看重,能力是有,但是太莽撞,几次处理问题也都险些捅出篓子。

可自从跟苏菲结婚之后,人是天翻地覆的转变,也越来越让他欣赏!

背景复杂,处事稳重,能抗能打,处理麻烦游刃有余!

也正因如此,他才敢放心任用赵庆!

只不过欣赏归欣赏,栽培归栽培,刘阳肯定不希望梁筱跟这样的男人过多接触。

一方面是赵东已经结婚了,有妇之夫,梁筱毕竟是公众人物,传出去影响不好,也没有结果。

另一方面是赵东这样的男人绝对不适合当丈夫,他也不希望梁筱找一个太有能力的男人,怕梁筱将来压不住。

刘阳琢磨,看来以后得抓紧给外甥女找一个男朋友。

要不然的话,两人这么接触下去,虽然现在没事,可将来呢?

赵东还坐在咖啡厅里,手中拨通了一个电话,号码是刚从梁筱那里拿到的。

电话很快接通,里面传来张鸣的声音,“你谁啊,怎么会有我的私人电话?”

赵东平静说,“你就是张公子吧,我是梁筱的朋友,想跟你聊聊。”

张鸣愣住,随即反应过来,“赵东?”

赵东并不意外,“张少果然神通广大。”

张鸣笑了,“巧了,我还正打算找你呢。”

“既然你想聊,那就过来吧,天州的华娱大酒店,就是我家开的!”

“如果你敢来的话,在前台报我的名字,有人会带你上来的!”

时间很快到了晚上。

赵东赶去华娱大酒店的同时,熊晨也准时来到了健身会馆的外边。

苏晴接了电话,说马上就出来。

熊晨一个人等在车边,心里略有些忐忑,情绪忽上忽下,前所未有的体验,患得患失一般。

没多久,健身会馆里有人走出。

来人正是苏晴,一身性感的黑色长裙,褪去了几分平时的可爱,多了几分成熟和端庄。

脸上化了妆,口红的色号偏向深色系。

看的出来,苏晴今天心情很好,走起路来都踮着脚尖。

出门之后,她先是跟熊晨招了招手,然后快步走了过去。

客套招呼,苏晴转头望向车内,略有些疑惑的问,“咦,怎么就你自己,我姐夫呢?买烟去啦?”

熊晨尴尬解释,“那个什么,东子说他今晚临时有事,过不来……”

苏晴情绪过山车一般起伏,心情瞬间垮掉,犹如从高点瞬间跌至谷底,一副失望的表情,“啊?什么嘛?不是说好了我要请客吃饭的……”

“真是的,明明约好了,怎么说变卦就变卦啊!”

“他这人怎么这样啊?”

熊晨讪笑着不敢接话,这要是让苏晴知道,赵东从头到尾就没有答应过要来赴约,这位姑奶奶还不得把他给吃了?

忐忑的情绪中,苏晴气呼呼的掏出手机,“不行,我给他打电话,什么意思嘛,一点信用都没有!”

熊晨冷汗都下来了,不敢解释,只能赔笑。

苏晴那边接连打了三个电话,全都被挂断,这让熊晨松了一口气。

但是站在苏晴身边,熊晨几乎能够感觉到,这位姑奶奶的情绪处在火山爆发的边缘!

他轻咳一声,试探道:“苏晴,你没事吧?”

苏晴瞪着眼睛,“没事你个大头鬼,他一定是跟我姐过二人世界去了,一点也不讲信用!”

“还有你,我姐夫既然来不了,你为什么不早点跟我说啊?”

熊晨搓着手,“我这不是想着……你下班反正也得吃饭,他不来就算了嘛,我请你啊。”

苏晴哼了声,手指缠在一起,“谁用你请?”

“吃饭是吃饭,可我也不用收拾这么久啊,还特意化了妆,真是的……”

越说,嘴里的声音越小。

熊晨没听清后半句,忙问道:“你刚才说什么?”

苏晴瞪了眼,“什么也没说,今天你请客,说好了的,可不能反悔!”

熊晨欣喜若狂,急忙拉开副驾驶,“能请苏小姐吃饭是我的荣幸,女王陛下,请!”

苏晴坐上车,转头问了句,“胡说什么,谁都知道我姐才是苏女王。”

熊晨脱口而出道:“在我眼里,你也是!”

苏晴皱眉,“你刚才说什么?”

熊晨急忙解释,“没什么!”

说话的同时,人也绕过车头,坐上了驾驶位。

苏晴转头盯着他看,上下打量,今天的熊晨跟以往有些不一样。

大大咧咧的装扮,今天难得收拾了一次。

一身还算规矩的休闲西装,带了手表,头发还打了摩丝。

车厢内空间密闭,吸气之下,还能嗅到男士古龙水的味道。

熊晨目不转睛的盯着路面,局促的问,“你看我干嘛?”

苏晴古灵精怪的笑了笑,忽然凑近。

熊晨明显的不自在,抓着方向盘的手掌都跟着突兀攥紧,“你干嘛啊?别开玩笑啊,我开车呢!”

苏晴调皮似得问,“臭熊,我很严肃的问你一件事,你必须老实回答我!”

熊晨咽了口唾沫,“什么事?”

苏晴眨了眨眼睛,“你是不是喜欢我啊?”

推荐阅读: 战国小人物灾变纪元帝长歌逍遥保安我在快穿世界做大佬全能大佬又被拆马甲了勇者至尊悠闲乡村直播间明末开山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