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渊拿出白天买的东京都地图,按照时间顺序用记号笔在地图上画点,最后得出了一个失踪案件分布图。

“可以看出来,从城北区的练马市开始出现比较密集的失踪案,然后逐渐的向着北区的北侧和西区交界扩散。昨天就连隔壁市都出现了失踪案件呢!”

“从三个月前到现在,这片区域出现的密集失踪人口,总计有二百多人!这还只是披露出来的,没有披露出来,或者说没有被发现,被立案的还不知道有多少。”

“只不过不知道为什么,警视厅居然一直没有什么大动静。网上有帖子说有不少警员和便衣大量出现,看样子不是不管,而是在隐秘的调查……”

“肯定是有什么不方便公之于众的事情,担心恐慌或者无法解释。这会不会和这个幻界的生化主体有关?失踪的人是被抓取做实验了?还是被生化怪物给干掉了?”

卫渊觉得,这次幻界冒险持续时间居然有一百天之多,恐怕剧情一时半会儿都不会开始。

当然也说不定,也许周一就开始了呢。

不管怎么样,先弄点钱,布置一个末日据点都是最重要的。

同时学生的身份也不能丢,还得关注剧情是否正常开始呢。

卫渊手头肯定没有这个世界的货币,但是他有硬通货黄金。只不过以现在的身份,兑换黄金太多,会出问题的。

卫渊整理了一下书包,看了看课本和自己的学生证,小声道:“我记得我还是个不良头子来着?想必那些仰慕老大的不良少年,不介意给老大贡献零花钱吧?”

……

周一,私立藤美学园校门口,只是早上气温就已经非常高了。

三三两两的学生,穿着日式的校服有说有笑的走进校园。

有点抱怨天气炎热的不像话;有的称自己功课没做完,一会儿要找人抄一抄;有的炫耀周末的时候去了夜店潇洒,风俗娘都非常漂亮;还有的说自己以后要去干牛郎!

卫渊:不知道这位同学要怎么干牛郎?好奇,纯属好奇。

不过熙熙攘攘的同学们在卫渊出现在视野内的时候,一下子就都停住了,偌大的校门口二三十个学生都停住脚步、噤若寒蝉。

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最怕空气忽然安静。

这好似快闪画面的一幕,把卫渊给整的有点不知怎么是好了。

看着那些青春洋溢的少男少女们,眼神恐惧的看着自己,卫渊觉得……还挺爽的?!

卫渊外套搭在肩膀上,吊儿郎当的挎着书包,往学校里走。

那些同学都连忙躲开,很有净街虎的意思。

进了校门郝萌萌就得和卫渊分开了,因为她是二年级生。

“卫大哥,我先走了。下课了你要来找我啊!”可怜兮兮.jpg。

“嗯,放心吧。要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啊!”

卫渊看着穿着黑丝袜和水手裙的萌萌,觉得心底有什么名为绅士的东西涌出来了!

等卫渊和郝萌萌都走没影了,那些学生才长出了一口气松懈下来。

开始议论纷纷:

“三好萌萌,居然和究极杀人狂说话了!”

“他们该不会是在……”伸出小拇指。

“嘘,别被那些不良听到。要不然可就要挨揍了!”

“为什么卫渊同学不选我啊?我比那个带兔耳的平板丰满多了!”

“就是!在性感面前,可爱一文不值!”

“难道卫渊同学就好这口儿?我明白了!放学我就去买猫尾巴!”

……

看来想做大哥的女人的女同学们,还是很多的啊!

在教学楼中转悠了好几圈,卫渊终于找到了自己的教室。

这让他有点担心郝萌萌了:“萌萌不会第一天上学,就在学校里转悠一整天,都找不到自己的教室吧?这种事她做的出来啊!”

卫渊一边推门进教室,一边拿出手机打电话。

“喂,萌萌,你找到教室了吗?什么?遇到同学给你带过去了?真是运气啊。好吧,好好上课,晚上咱们吃大餐……”

卫渊这么一推门,本来还有些嘈杂的教室,快速的就安静下来了。

卫渊可以清晰的看到,距离门口近的几个学生,居然连肌肉都僵硬了!

卫渊:喂,我有那么可怕吗?这跟触电了一样的表情是什么鬼啊?

还有一位女学生此时正在回头和身后的同学聊天,没有注意到卫渊进来,还在嬉笑。

忽然发现同学们忽然定格了,她就觉得不好,回过头来正看到卫渊在打电话,忽然就失了声!

一想到刚才究极杀人狂卫渊在打电话的时候,自己居然在嬉笑出声……

完了完了!我要被杀死了!妈妈啊妈妈,请在我的坟前放一朵小花。

正巧卫渊放下电话扫过来一眼,那位女同学的眼眶中,顿时就开始蓄满泪水,双腿发抖,有点小便失禁的意思!

“对、对、对不起~~~”(捂嘴颤音,眼泪在眼眶打转,倔强的不肯流下来。)

卫渊奇怪的看了她一眼:这个女同学为什么要跟我道歉?还有,她的腿抖得这么厉害是怎么回事?

不管怎么说,卫渊还是有礼貌的,回了一句“没事。”

那女同学一下子就放松下来,鸭子坐在了地上。然后趁着卫渊转身,马上冲出教室,奔向了洗手间。

“吓、吓死我了!我还以为爱花要被杀掉了呢!”

“还好还好,对于女孩子,卫渊君还是比较宽容的。”

“我刚才吓得都不敢喘气啊!”

“不愧是究极杀人王啊!这种气魄简直可怕!”

几个女同学躲在远处的角落里,压低声音说话。只不过卫渊的听力就连隔壁教室的说话都能听到。

听到这里他才知道,原来那个胸口足以平天下的女同学,居然是因为害怕自己,才吓得腿软!

还有,见了鬼的究极杀人王!我是火云邪神吗?

如果要是让我知道,谁给我起了这么一个外号,我给他脑袋扭下来塞他**里!

因为卫渊的到来,教室里都肃静了很多,就算有说话的都是用蚊子扇动翅膀的音量在小声说话。

好些人都在偷偷的看卫渊的脸色,如果和卫渊的视线对上了,当场就能吓出一脑门子冷汗!

卫渊那个纳闷啊:我究竟做什么了?把你们吓得跟鹌鹑似得?

很快一个长得瘦小的男生举着黑色书包挡着脸,溜进教室,小心的坐在了卫渊旁边的桌子上。

卫渊的位置是最后排靠窗的位置,地方很是宽阔,周围好几张桌子都是没人的。

这个后进来的小子,已经是离他最近的了。

卫渊扫了一眼,这是个长相很普通的日本高中生的样子。如果不姓当麻、浦饭、齐木、白滨……估计这辈子也就是这样了。

而且这货好像混的有点不如意啊,眼角和嘴角都是青紫的,看样子还很新鲜呢,挨揍不出十分钟。

“怎么?让人揍了?”卫渊闲着也是闲着,决定从这小子开始了解一下这个幻界。

没有想到卫渊会和他说话,那小子先是一愣,连忙诚惶诚恐的将双手放在膝盖上,低头躬腰回道:“卫、卫渊同学……我、我、我是不小心……不小心……摔了一跤。”

卫渊问他:“你叫什么名字?”

“一条陆人!我叫一条陆人!”

一条陆人心里叫苦:卫渊同学坐在我身边一个多月了,都没记住我的名字吗?忽然感到好悲哀啊!

卫渊听到这个名字也是一愣:虽然我觉得你这辈子可能就是个普通人,没机会做主角了。但是你要不要这么随便?一条路人?你们这路人都论条的吗?你不如叫一条咸鱼来的好。

“咸鱼啊!是谁揍得你啊?”卫渊觉得自己是被鸡腿给影响了,怎么心里想什么就说什么呢?

一条陆人更是委屈的想哭:我叫一条陆人啊!你叫我一条也好,陆人也罢,为什么要叫我咸鱼啊?

只是他心里虽然不愿意,身体却很诚实。立刻就答应下来了!

卫渊觉得既然自己已经是人见人怕不良头了,那就利用好这个身份好了。

借着这个小子做突破口,先把学校的不良青年收拾一下,最起码保护费还是要交的。

那咸鱼本来有些害怕,不敢说自己是被人揍了,但是卫渊这么一皱眉,顿时就把他吓坏了,竹筒倒豆子一样把今天的事情都说了一遍。

就连早上吃的是紫菜包饭,在电车上偷看了漂亮大姐姐的事情都说了。

卫渊才不管你偷看什么大姐姐呢……等等,你早上坐的哪一条电车?没别的意思,我就是想换一下路径,换一种心情。哦对了,你们东瀛人也吃紫菜包饭?

两人聊得不错,就连老师来了上课都没停。

本来这老师就不怎么管事,更别说上课说话的是卫渊了。只要你不影响别人,你就是在后面吃火锅老师都不想管。

什么?你说影响咸鱼了?影响一个不算什么的。好了我们讲下一道题!

下课了,卫渊通过咸鱼将这学校里的不良都给叫到了天台。

东瀛中学的天台,那绝对是著名地方啊。

卫渊来到天台缅怀了一下自己逝去的青春,没一会儿畏畏缩缩的咸鱼,就一副“别打我,我只是传话”的表情,回来了。

他后边跟着一大群人,有的剃光头,有的板寸,有的飞机头,有的大黄毛子……

还有人心虚胆颤的恐吓咸鱼:“该死的八嘎,如果我发现你在骗我们,我就把你的脑袋扭下来!死啦死啦地~(大舌音)”

卫渊一听:嘿呦,不错啊!和我的爱好一样!

当将信将疑的不良青年看到卫渊真的在天台的时候,都紧张起来,身上各个部位下意识的开始产生幻痛,好像回到了前几天被胖揍的时候一样。

他们脚下的步伐是越来越小,到后来几乎人人都想缩到其他人的身后。

勇敢是人与人之间都,这人与鬼神之间可谈不上勇敢啊!没错,卫渊在他们眼中那就是鬼神一般的存在!赤手空拳一打三十五,自己毫发无伤把对手全都放到的可怕男人!

之后更是短短时间连续爆锤来找麻烦的其他学校不良。就是从那时候起,究极杀人王的称号就不胫而走。

卫渊没时间等他们适应,对他们叫道:“都过来!撒冷的!”

一群人三四十号吱吱扭扭的凑了过来。

卫渊扫视了一圈,众人低下头冒汗。

“我说,从今天开始,这座学校我说的算。我的话说完了,谁赞成?谁反对?”

一个看上去就像是杀人犯的高大凶恶秃头,忽然上前一步大叫道“我……”

“啪!”

他一个“我”字出口,就被卫渊一个巴掌扇了个跟头。整个人摔倒在一米外的地上,都不知道自己这么躺下的。

“还有谁反对?站出来,我一起收拾。”卫渊依然依着墙壁,好像没动过一样。

一个梳着飞机头的小子站了出来,卫渊心说:还真有胆子大的!看来之前那名声也不够狠啊?

就听那飞机头小子说:“卫渊老大,我们早就盼着你能当我们的老大,带着我们威风八面了,之前你一直不同意啊!二雄他也不是反对,他是支持啊!”

卫渊:“……”

这就有点尴尬了!

主要是之前也没干过这种事,没经验啊!

下意识的就模仿大佬了,结果险些“错杀”了自己人,你看这事儿闹得。

但是做老大的,面子不能丢,错了就错了。

卫渊一扬下巴:“你的意思是,我错了?”

“不不不!卫渊老大怎么可能错呢!是二雄,二雄这货不等老大说完话就抢答,活该挨揍!”

飞机头就很机灵了!

其他不良纷纷附和,生成以后就跟着卫老大混了,生是卫老大的人,死时卫老大的票!

之所以有这种奇效,当然不光是因为身份卡给的身份,还有相当一部分原因是因为卫渊自己。

卫渊毕竟也是一位1阶7级的卡徒,在黄龙城废墟一根鬼金棒砸爆了成百上千的怪物。力量一拳能打塌墙壁,身板结实到能硬顶小口径手枪。

他自己还没有察觉,但是那种属于食物链上位者的气势已经开始出现了。这些普通人高中生根本就没法反抗。

一边躲着的一条陆人,看着卫渊几句话一巴掌,就把学校所有的不良收归麾下,心里那是感慨万千。

就连昔日校园中赫赫有名的不良,大光头藤女二雄,以及飞机头首山耻三郎,都点头哈腰、与有荣焉的呢!

忽然他意识到:那就是说,以后我就是大佬的同桌了?!

推荐阅读: 战国小人物灾变纪元帝长歌逍遥保安我在快穿世界做大佬全能大佬又被拆马甲了勇者至尊悠闲乡村直播间明末开山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