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不要。”武知天拖着重伤的身体跪在丹谷子面前。

“天儿,我意已决,不必求情了。”丹谷子冷冷的说道。

“既然这样的话,那母亲大人把我也打入思过崖好了。”武知天跪着说道。

“天儿,不要拿我对你的爱,当作和我谈判的价码,你刚刚不仅差点害死了你自己,你还险些害死了你的弟弟。

春雨,夏竹给本尊把天儿押回丹神谷。”丹谷子冷声道。

“是。”春雨和夏竹照办。

武知天不再说话,死死的盯着秋香的身影,被春雨和夏竹架走了。

秋香的眼睛变得湿润起来,但是她没有开口说话。

丹谷子没有再管秋香,而是看向走回来的唐治:“唐皇,你既得了我丹神谷的密经,就是我丹神谷的弟子,但是有件事你必须知道,我丹神谷每一代只有一个丹谷子,而丹谷子没有同门,简单的说,你和武知天只能活下来一人,你和她已经站在了绝对的对立面上。”

唐治:“我并不想当这个丹谷子,丹谷子给武知天就好了。”

丹谷子:“可以,按照门规,那么你就要死。”

唐治:“规矩是人定的,改了不就好了。”

丹谷子:“丹神谷的规矩改不了。”

唐治:“随便,反正我是不会对武知天出手的。”

丹谷子:“那我就算你是本尊座下的二弟子了,你根基不错,随我到丹神谷修行一月,天儿学过的东西,你也要学一遍。

历代丹谷子之所以强大,便是因为她杀死了她所有的同门,包括她的师傅,人只有在死的时候才会用出他所有的底牌,和他最大的潜能。”

唐治:“那样的话,你就会被自己的亲生女儿杀死。”

丹谷子:“丹谷子就这么来的,师傅不能杀弟子,弟子可以随时对师傅发起挑战,不然我丹神谷凭什么可以传承至今?”

唐治:“就没有一生不收徒的丹谷子?”

丹谷子:“没有,求败也是一种孤独,所以每一任丹谷子都会用尽毕生所学给自己创造出一个强大的敌人出来。”

唐治:“所以说武知天是创造出来的敌人,我是被武知天创造出来的敌人?”

丹谷子:“没错。”

唐治听了这些,不由得心中一凉,原来武知天有意无意的使自己变强,不过为了让自己变成她的死敌。

唐治:“那我处理一下这里的事就和你去丹神谷。”

丹谷子:“好,以后称呼我为谷主。”

唐治:“好,谷主,我先去处理了。”

唐治走向只剩下不到千人伤兵面前,扬声道:“今日一战,世上再无武神国,朕虽是唐国皇帝,但这里并不是并州,这里的法制也不能和唐国一样,所以改国号为天国。

当然梁州太平时,朕可以把一些功勋卓著的人,一家子送往并州唐国生活。

愿意追随朕的留下,不愿意的可以离开,但是武神国的土地不久便会被朕的天国收复,所以去留随意。

追随朕的在此处等候些时日,自会给你们安排职务。”

唐治不去管他们私底下如何议论,做什么样的选择,都没有等他们答复,便朝着泰坦巨人们走去。

唐治升入空中朝着泰坦巨人们喊道:“朕对他们说的话,对你们一样有效。”

一名身负重伤,脸上布满皱纹,有些苍老的泰坦巨人站了出来道:“我们只想要一片净土,让族里的一些小辈们去生活即可,如果唐皇答应,我们愿尊唐皇为王,泰坦巨人一族两名辟海境,十三名塑神境和五名元魂境的勇士愿为唐皇开疆扩土,战死疆场。”

唐治:“可,你们在此等候些时日,自会有人来安排你们。”

唐治又走到一名老者面前,这名老者正是哪都通分部的那个老头。

老头正微笑的看着唐治。

唐治:“你的分部没了,你还能传信给唐国吗?”

老头笑道:“当然能,哪都通的重要财产都被老夫收了起来,唐皇想办什么业务,跟我说就是。”

唐治:“那好,朕要给小桂子和刘绅一人一封书信,几日可以送达?”

老头:“那信是不是需要保密了,如果需要保密的话最快7日,最慢15日送达。

要是不需要的保密的话,今日便可送达。”

唐治:“那便不保密了,你且等我写好。”

半晌的功夫唐治便写好了两封书信,信中的大概内容就是让他们尽快收复武神国失地,还有就是这里需要给万古派上交能量石,不要暴露他唐国皇帝的身份等等。

把信交到了老头手里。

唐治:“怎么收费?”

老头:“您是超级VIP会员,免费,不要钱,不过我听到消息说,刘绅给您送来了密信正在路上,我们是给唐皇送到丹神谷呢?还是等唐皇您出了丹神谷在送到唐皇手上?”

唐治:“等朕出来吧。”

处理好一切,唐治来到丹谷子面前道“谷主,我可以走了。”

“很好。”丹谷子白嫩的小手一挥,便带着冬梅,秋香还有唐治一起腾空。

朝着远方飞去,被丹谷子用丹气架在空中飞行,唐治有种说不出来的束缚感,就像被绑在了过山车上一样。

丹神谷,顾名思义是一处山谷。

当唐治进了这幽静的山谷里,便被这里的景色吸引了,一条涓涓溪流,像一群欢快的孩子,溜溜地奔跑着。

山谷中,山峰挺峻,深壑幽秀,苍松覆壁,清泉铺洞,悬径旋险,白云纵飞,怪石嶙峋,好似一幅立体山水画。

而山谷两旁,峰峦陡立,峥嵘险峻,抬头只见一线弯曲的蓝天,偶尔还会有几只鹰掠过。

但丹神谷里最壮观的就属那条瀑布了,唐治还没看见,便隐隐约约听到一阵轰鸣声转过几道弯,瀑布便出现在眼前了远远望去,就好象是一条闪着银光的缎带,镶嵌在青山之间,耀眼而醒目慢慢靠近它,轰鸣声就越来越大,震耳欲聋好似千军万马一般,瀑布仿佛积蓄了所有的能量,从山顶倾泻而下,撞在周围的岩石上,便飞花碎玉一般那些细小的水珠在阳光的折射下竟是如此的美丽不凡,徐知天正被笼罩在这茫茫的水雾之中,唐治看见不由得有些失神。

“那瀑布之中有一洞穴,你且随我跳入,那里便是咱们居住的地方。”丹谷子说完便跳了进去。

推荐阅读: 战国小人物灾变纪元帝长歌逍遥保安我在快穿世界做大佬全能大佬又被拆马甲了勇者至尊悠闲乡村直播间明末开山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