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辰江?”待靠近后,中年汉子低声问道。

你才沉江呢…江辰有些无语,猜测这应该是千仞雪给他取的新名字了。

江辰脸上堆满笑容,大声道:“表叔你终于来了。”

说着,给中年汉子一个大大的熊抱。

中年汉子也用力拍了拍江辰肩膀,脸上露出的笑容比哭还难看一些。

果然是个不苟言笑的人。

“跟我走。”

中年汉子转身朝皇城里走去,出示了太子护卫的身份令牌后,免了检查,顺利带江辰进入。

皇城内,也有商铺、酒楼、酒店等,比内城的规格又高了一个档次,街上行人并没有内城多,但现在还是下午,倒也还算热闹。

到了晚上,这里面便会宵禁,街道上不允许再有行人,进这里做生意的人也会被驱赶出去。

中年大汉带着江辰,快步行走着。

江辰快步跟上,与他并肩而行,笑道:“表叔,我以后在皇宫里面做些什么?”

按照千仞雪给他的资料,眼前这人是他的表叔赵虎,现在是太子的护卫队长。

中年汉子僵笑了一下,低声道:“大人,您以后就是我们护卫队的九号了。您以后可以叫我队长,其他人都是以序号相称。我们主要负责的是殿下寝宫内的安全。”

九号…还行,我喜欢这个数字,江辰想着。

“殿下有没有跟你们说什么,嗯…关于我的。”江辰问道。

他觉得自己真实身份不一般,应该不会真的和这些汉子待在一起吧。

赵虎看着江辰,虎目中隐藏着一抹尊敬,低声道:“殿下吩咐,您以后可以随意进出他居住的庭院,在外人面前您是九号护卫,但私底下,您的权力仅次于殿下。大人,不知道您的真实身份是……”

能够被千仞雪如此对待,赵虎认为,江辰一定是来自武魂殿高层的大人物。

他们是武魂殿培养的死士,只负责保护千仞雪的安全,平日里就守护在千仞雪的庭院外,连里面都没有进过。

而江辰一到来便有这样的待遇,肯定也是武魂殿的高层。

江辰十分满意,千仞雪还真的给了他特殊权限,能进入里面,这才算是贴身护卫。

这些护卫糙汉子想进入里面是不可能的,千仞雪大美人的身份怎么能让他们发现呢。

江辰同样压低声音道:“我和殿下是从小就认识的。”

赵虎心中一凛,能和殿下从小认识,那绝对是武魂城来的大人物,以后除了殿下要保护外,这辰江大人也要保护好。

心中对江辰尊敬,但赵虎却不敢在大庭广众下表露出来。

两人来到皇宫前,出了太子的通行令牌外,还有一份江辰的入职证明,经过皇宫前守卫将领的审查后,两人才进入了皇宫。

武魂殿虽然强大,但也不可能在天斗皇宫到处安插自己的暗子。

按照赵虎的解释,镇守皇宫的是雪夜掌握的禁卫军,高层将领都是有着赫赫战功之辈,武魂殿还无法渗透。

进入皇宫后,两人沿着数十米高的宫墙行走,遇到了几波巡逻的禁卫军,终于来到了太子的东宫外。

进了东宫,赵虎明显的松了一口气。

这东宫之内,才完全算是自己的地方。

东宫外会有巡逻的禁卫军经过,但东宫内就只有他们九个护卫,另外还有两个负责太子日常饮食衣着等工作的丫鬟。

赵虎把江辰带到了一个房间内,又出去把其他七名护卫招呼了过来。

人齐了之后,赵虎带头抱拳弯腰行礼,“见过大人。”

“见过大人。”其余七人也同样神色恭敬。

“都是自己人,都起来。”江辰托了一下赵虎手臂。

赵虎站直了身体,从一旁抱来了几套衣服、一件软甲、一把佩刀、太子护卫的令牌等物件。

“大人,这是您的。”

“嗯,有劳了。”江辰也不避讳,直接把这护卫衣服换上。

片刻后,他便如其他人一样的打扮,身上披着软甲,腰间挎着长刀,英姿飒爽。

赵虎道:“大人,东宫内的巡逻交给我们便可以,您有什么需要的,就吩咐我们。”

“好,其他人继续你们的工作吧,赵虎,你带我熟悉一下东宫。”江辰道。

他虽然控制小黑雀来过多次,对这里面的构造很熟悉,但详细还需要赵虎介绍一下。

两人走了一遍后,天色已经昏暗了下来。

两名丫鬟提着两个大大的饭盒回来,往太子的膳堂而去。

千仞雪吃饭都会出来膳堂,并不会让丫鬟送进去。

“给我吧。”江辰拦住了两个丫鬟。

“这是新来的大人。”赵虎说道。

两名丫鬟恭敬的把饭盒交给江辰。

“都散去吧。”江辰挥了挥手,随后便提着饭菜走进千仞雪的庭院。

走过横跨湖面的木质长廊,江辰来到了千仞雪门前,轻轻敲了几下。

“雪儿,我来了。”

房门吱呀一声打开,千仞雪无奈道:“你这样称呼,我真的很不适应。”

“没事,听多了就习惯了。”江辰脸皮很厚,把饭放到桌子上。

把一盘盘美味佳肴摆了出来,江辰眼睛一亮,皇宫御厨做的菜果然不错。

他拿起筷子夹了一块丢进嘴里,这味道比起他做的也丝毫不差。

千仞雪拍了他一下,“还没验一下有没有毒呢。”

江辰无所谓道:“怕什么,还能毒倒我不成?”

千仞雪没有理会他,取出一根验毒银针,把所有菜都验了一遍。

她坐下来,郁闷道:“你把我筷子用了,我吃什么?”

江辰夹了一块肉递到她面前,轻佻笑道:“别见外,我们同吃一双筷子。”

“滚!”

江辰无奈,只好从魂导器内取出一双筷子。

“你这身行头还挺好看的。”千仞雪边吃着,边瞥了一眼江辰。

“那是自然,凭我天生玉树临风的气质,穿什么都不差。”

对江辰的厚脸皮千仞雪已经习惯了,并没有接江辰的话,继续问道:“雪崩那边有新情况吗?”

江辰道:“那老魂师还真有些本事,经过他半天的治疗,雪崩的情况好了很多。不过身体依旧亏虚得很,连起身都困难,依旧吃着大补的药物。”

连续淦十个小时,雪崩不仅仅是精和力都耗光了,还严重伤及到了根本,恐怕没有几个月根本难以恢复到原来状态。

“嗯,那你明天便随我一同前往雪星府邸参与寿宴吧。”

江辰嘿了一声,笑道:“既然我已经成为了你的贴身护卫了,那今晚我就留在你房中吧,不然我这贴身护卫不称职啊。”

千仞雪眼皮都没抬一下,道:“你想都别想,滚回小影那边去。”

“那我早上岂不是还要赶过来?”

江辰不禁想起了前世自己每天清晨挤着地铁公交赶去上班的苦逼日子。

千仞雪瞥了他一眼,道:“以你的速度,到这里用不了多久。”

“要不你给我安排个房间吧,我可是负责监视雪崩啊,有最新情况可以立即通知你。”

千仞雪终于点头,“嗯,这么多房间,你随便挑一个吧。”

“还用挑吗?肯定是你隔壁,你晚上如果寂寞了,可以来找我聊聊人生的。”

千仞雪:“……”

推荐阅读: 战国小人物灾变纪元帝长歌逍遥保安我在快穿世界做大佬全能大佬又被拆马甲了勇者至尊悠闲乡村直播间明末开山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