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光下,江南第一女总裁陈竹影,穿着一件高挑的短裙,缓缓地走了过来。

在陈竹影的身边,还跟着一个姿色绝美的女人。

李沧月。

原火凤特战队员-李沧月!

随着这两女的出现,周围不少人惊愕了一阵。

“这是陈竹影的贴身保镖李沧月,据说是火凤特战队退伍的,是陈竹影当年最好的闺蜜,也是陈竹影高价挖过来的。”

“对对对,这个叫李沧月的女人我见过,在电视上,火凤的代表。”

“我的天,她怎么来了?”

在一阵低声的议论当中,陈竹影带着李沧月赶来。

本来,陈竹影是和李沧月闲着没事儿来青罗湾走走的,结果就遇见了这种事儿。

当看到李沧月过来,张可明显松了一口气。

这刘金龙码头上真没有人能打得过他。

如果让工人上,只怕就是群殴,罪名更大了。

……

“陈小姐。”

彭文昌也没想到陈竹影会来,捂着脸示意了一下。

对于陈竹影,这一刻的彭文昌不得不尊敬一下。要知道,同样作为资本家,陈竹影下手更狠。

一年前。

陈竹影的手下李沧月,在江夏直接废掉了一支由当时的镇山王组织的不法团伙,仅凭一个人的力量,杀了四十五个人。

而陈竹影也曾在江夏暗中干掉了所有和千竹敌对的企业。

这些,都是能够查出来的。

彭文昌自然知道陈竹影的保镖李沧月不是常人。

这女人特战出身,并且有保镖证书。

而且每个月,都要到当地派出所备案,为的就是让国家随时掌握她的动静。

因为。

李沧月这样的人一但做出伤天害理之事,那么,不花费一点力气,绝对是抓不到她的。

“陈小姐,你怎么来了?”

搁在以前,彭文昌可能不将一个女人放在眼里。

但现在陈竹影带着李沧月,那就另当别论了。要是陈竹影不给自己面子,事情恐怕不好收场。

而想要陈竹影给面子,自己必须要低头往上贴。

可。

陈竹影停了下来,瞧了一眼彭文昌。“彭教授,一大把年纪了,不将自己搞的身败名裂,子孙后代全部死完,我看你是消停不下去。我发现你这人,和防洪堤杠上了是吧?”

“陈小姐这是什么意思?我这是为江夏的黎民百姓着……”

“得,您老人家打住。”

陈竹影道:“你别以为你做的这点事儿就没人知道了,青罗湾牛鲨,杨宝顺老婆的死,要不要我给你爆出来?”

“你……什?什么?”彭文昌一连后退了两步。

“一大把年纪了,还在这老不要脸的刷存在感。你可别学吴耀天,人家吴耀天好歹有江南大家族撑着,有本钱,你有什么?你信不信三天内,我让你SBY从江夏消失?”陈竹影再次说道。

“你……狂妄。”

哪怕彭文昌脾气再好,此时也怒了。“口气不小,我倒要看看,你如何在三天内,让我的SBY消失。”

陈竹影摊摊手。“要不是给江流面子,你早没了。”

陈竹影说的是实话。

牛鲨事情以后,她就想让李沧月去干掉彭文昌的。

结果在青罗湾码头遇见了江流,说了那些话,陈竹影才觉得,这些事情江流都知道。

所以,陈竹影打消了这个计划。

“你们真是狂妄无边。”

彭文昌颤抖的指了指陈竹影。

……

陈竹影笑而不语,美丽的大眼睛瞧向了刘金龙,陈竹影道:“刘金龙,我知道你是拳击冠军,但是我手下的沧月也不差,要不,你们打打看?”

刘金龙眉头一沉。

“金龙,别上当,这李沧月是特战出身,和她比身手,你不一定能斗得过。”彭文昌连忙低声提醒了一句。

刘金龙深呼一口气。

女特战?

他刘金龙有一百个胆子,也不敢去挑战。

当下,刘金龙道。“我刘金龙从来不打女人,更加不会和女人斗。不过,既然你们来了,那我就给你们个面子。”

刘金龙借坡下驴。

自知不可能是李沧月的对手,转而看向江流,笑道。“江少爷,我看你刚才打人的时候很是凶猛,怎么?不知道有没有胆子,两天后到江夏拳击馆,跟我过过招,打一场拳击散?你该不会不敢吧?”

刘金龙笑道。

但不等江流回话,刘金龙再道。“哦,我想起来,别看你长得人模人样的,只怕身体不行吧?也许我一拳就把你打死了,你要是没种,我自然也不会说什么。”

“麻痹!”

张可闭上眼睛,深呼一口气。

一个拳击冠军挑战一个普通人,草泥马脸呢?

……

“哈哈哈。”

刘金龙话音落下,周围看笑话的人都笑了。

这些人恨不得江流立刻被打死,刚才江流动手打人让他们害怕了一次,现在刘金龙说这话,众人仿佛又找到了存在感。

“江流不敢吧?和刘金龙打,分分钟虐死的料啊。”

“哈哈,沙比,刚才还很神气,人家刘金龙挑战的时候,怎么不吭声了?”

“江流这人,持强凌弱,仗势欺人,其实他就是个怂包。”

不少人都笑了起来。

刘金龙更是满脸得意,丝毫也没有作为拳击冠军,挑战一个普通人的觉悟,反而觉得江流不敢应战,自己很光荣。

不过。

就在所有人都在嘲笑的时候,江流也乐了。

“你确定要和我打拳击?”江流道。

张可愣了。

陈竹影也愣了。

两女瞪大眼睛看着江流,心道:“这小子疯了?”

刘金龙示意一下,很自豪的点了点头。“当然,只要你敢,我奉陪到底。”

江流啧了啧舌。

“可以和你打,不过,就这么白打没意思。这样吧,你赢了我,青罗湾归你。你要是输了,我要你一个肾。”江流笑道。

这话一出,陈竹影和张可相视了一眼。

刘金龙则愣了愣,要一个肾?

这特么还没听说过这种协议。

不过,江流开的筹码倒是大,青罗湾归他。

“你说话算话?”可不等刘金龙回答,彭文昌抢先一步道。他太喜欢青罗湾了,做梦都想要。

“当然了,只要赢了我,青罗湾我让出来。输了,无偿捐献你一个肾,就这么简单。”

“一言为定,口说无凭,立合同。”

刘金龙满脸激动。

青罗湾是他的了。

肾也是他的。

推荐阅读: 战国小人物灾变纪元帝长歌逍遥保安我在快穿世界做大佬全能大佬又被拆马甲了勇者至尊悠闲乡村直播间明末开山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