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苏辰前脚刚离开不久,一个看起来二十四五岁的男子,金发碧眼,头发油亮,穿着一身白大褂。

一看就知道是青年精英。

“这个华夏女人,实在是太可爱了。”他喃喃自语,眼神放光,仿佛猎人找到了猎物一般。

他早就留意诸葛大力了,觉得自己跟导师来华夏简直是最正确的选择。

听别人说,这名女孩还是一位超级学霸,她就是自己的真命天女!!

快步走到大力的面前。

他露出一抹自以为很友善的微笑。

“你好同学,我叫弗郎林,来自剑桥大学,可以认识一下吗?”

弗朗林还特别用了正宗伦敦腔来讲中文,来彰显自己歪果仁的身份。

不过在大力眼里,他说得中文很蹩脚,关键是搭讪手法太低级。

比赵海棠的还要low,于是大力决定不予理会。

弗朗林收起微笑,有些尴尬,“同学,你的脚受伤了,要尽快治疗。”

说着,还拍拍自己的白大褂。

见弗朗林还不死心,大力脸色如万载寒冰,“我在等我男朋友,你走吧,不用白费心机了。”

弗朗林眼珠子咕噜一转,闪过一丝狡黠,“噢买尬,你男朋友就这么把你丢在这里,也太不绅士了。”

“同学,你的脚已经肿了,必须要抓紧时间治疗才行。”

他的语气很关切,心想:“我这招对华夏女人招百试百灵,你还不感动?”

“不用你管。”大力冷冷道。

弗朗林不为所动,摇了摇头:“不行,作为一名杰出的医生,我不能看着一位美丽的女士受伤而撒手不管。”

大力一脸厌恶。

作为一个理性的女人,男的越会撩妹,她就越讨厌。

想当初,赵海棠每天换着花样,用尽无数浪漫的方法和她表白。

她反而更加讨厌赵海棠。

如今这个歪果仁,手段还没那只海狸高明,谁给他勇气的。

弗朗林见大力沉默不语,内心一阵窃喜,急忙露出一抹温和的笑容:

“同学,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可以看下你脚的伤势吗?放心,作为一名优秀的医生,我有崇高的道德品质。”

大力眼眸闪过一丝的不耐烦,直接站起身,靠着另外一只脚行走。

弗朗林还不死心。

“同学,你的脚受伤了,不能走路。”

他走了过来,从口袋拿出一张学生证,递过去,上面写着剑桥大学医学系--在读研究生弗朗林。

然后又道:“同学,我真的没骗你,我是剑桥大学医学系的研究生,我做过十几次手术,得到过二十几家世界级医院的邀请,请你相信我。”

弗朗林足足介绍了自己三分钟。

总之,就是展现自己的医术有多牛逼,多厉害。

大力见自己走也走不了,干脆就坐在石凳上,完全不理会这个装逼犯。

再将他和苏辰一对比,发现自己的实习男票比弗朗林好一百万倍。

于是,大力又在心里默默给苏辰加了五分。

可怜的弗朗林,还一无所知。

这时,苏辰手里拿着纱布和一瓶跌打酒,缓缓走了过来。

“苏辰你怎么去了那么久呀,下次一定不可以这样哦。”大力甜甜一笑,直接抱住苏辰的腰,像在宣布自己的所属。

苏辰:“????”

我这才离开了十分钟,怎么大力突然就转性了,还学会主动抱自己了?

不过,我喜欢!!

苏辰揉揉大力的脑袋,温柔道:“是我不好,下次一定不会了。”

“来,我帮你看看脚。”

说着,他蹲下身,小心翼翼地把大力的鞋子脱掉,露出一只肤如凝脂,柔弱无骨的脚丫,宛如上帝完美的杰作。

这让一旁的弗朗林很恼怒,很嫉妒,这个男人似乎把自己无视了。

可恶!

“喂,你就是这位同学的男朋友?你是医生吗?”

弗朗林居高临下,带着一丝仇视看着苏辰,语气充满了不屑。

听到这话,苏辰才注意到这个歪果仁,询问道:“大力,这个人是?”

不等大力开口,弗朗林一脸倨傲,道:“我是来自剑桥大学医学系的研究生,我叫弗朗林。”

大力黛眉一皱,冷喝道:“这是我男朋友,请你马上离开,不要再来骚扰我!”

苏辰恍然大悟,原来又是大力的追求者,还是个死缠烂打型。

看来自己要出手了。

然后,站了起身,一脸微笑看着弗朗林道:“哦~~你是剑桥的??”

“那当然。”弗朗林高傲地扬起头颅。

苏辰嘴角勾起一丝邪魅的弧度,冷笑道:“建桥是不是很累??包吃包住吗?我想一个月工资比搬砖多吧!”

“还可以...不是很累。”弗朗林听到上半句话就直接回答。

“噗嗤~~”

大力用手捂住红唇,她被叶天的话给逗乐了。

剑桥大学的高材生,被他说成了建桥的,关键弗朗林还应了。

弗朗林回过神来,“建......桥....搬......砖??”

他当场石化了!!

“大力,我们去那边凉亭。”

苏辰微微一笑,用公主抱把大力抱起来,只留下了这位来自“剑桥”大学的歪果仁在原地懵逼。

“苏辰,你好坏的。”

“哪有,建桥嘛,不是同音吗?只能说中华文化博大精深啊!”

弗朗林清醒过来,看着两人离去的背影,怒火冲天。

(求票,疯狂求票!!)

推荐阅读: 战国小人物灾变纪元帝长歌逍遥保安我在快穿世界做大佬全能大佬又被拆马甲了勇者至尊悠闲乡村直播间明末开山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