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昏脑胀的木南汐缓缓睁开眼,不知道什么时候手脚都被人绑在了四个角上。

试了试,木南汐发现浑身无力,根本挣脱不了。

环顾四周,房间的布置完全的欧美风格,金色线条勾勒,很是豪气与梦幻。

心里隐隐打鼓,完了,如果自己死了,是不是江尚清也完了。

她[笔趣阁 biqugex.info]不能死,她要想办法逃出去。

可用了许多的办法,不仅手脚勒出了血痕,连伤口都扯动了,依旧毫无办法。

天渐渐黑了,木南汐有些绝望。

“吱呀。”门开了,因为房间昏暗,木南汐并没有看清楚来人。

“啪。”开灯的声音,有一瞬间木南汐闭上了眼适应刺目的光线,再睁眼的时候,江尚清就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木南汐忧喜参半,如果非要选一种死法,她宁愿咬舌自尽也不愿意死在他的手里。

“老师不杀你,将你送给了我,算你命大。”江尚清缓缓开口,明明音线如旧磁性,却冷的可怕。

木南汐一凛,心中有不好的预感,只见江尚清背对着他开始脱毛衣,衬衣,裤子。

后背完美的腰线露出,白皙修长,蝴蝶骨是那么的清晰,修长笔直的双腿看得木南汐脸一红,别过了头。

洗了洗澡,头发还半湿漉的状态,江尚清面无表情的坐在她的旁边,像是审视一件艺术品,盯着她。

“你想干什么?”木南汐有些微微颤抖,两世为人她没有这方面的经验。

听说很疼,她怕疼,现在这个样子的江尚清根本不会对自己多温柔。

“你说呢?”江尚清毫不吝惜的给她扯掉了带扣的毛衣,扣子落到了床边,透出白皙的锁骨。

江尚清解开她的双手双脚,将她压住。

毫无温柔可言的Y住她的耳垂,疼的她大叫:“江尚清你疯了!放开我!啊……”

因为不知名的原因,她浑身无力,推开江尚清的动作更像是TQ。

门外的人听得津津有味:“**,男人女人,永远都逃不出那回事,走吧,要是想了自己去找女人。”

张扬恶趣味的扬长而去,但有人比张扬更恶趣味,并没有走。

乱动的双腿被江尚清压住,木南汐能感受到某处有东西D住了自己,吓得她快要哭了。

江尚清手上的动作根本没有停,耳朵,脖子,甚至是下巴,就在木南汐快要崩溃了的时候。

江尚清在她耳边小声道:“不想死,就叫的大声点。”

他要是不这么说,木南汐肯定放声大嚎,被他这样一说,她反而不好意思了。

就在木南汐犹豫愣神间,江尚清捏住了她的,木南汐腾地脸都红了,脑子一片空白,浑身像是小虫子在爬:“你变态啊!”

“啊!放开我!放开我!”手脚并用在踢。

江尚清依旧面无表情,只是语气似乎多了些许恶趣味:“让你叫你不叫,没办法,我只能这样。”

“啊……”

门外的人听得火热,一时间难耐,讪讪离去去找自己的女人了。

听到门外没了动静,江尚清虽然动作停了,但依旧压住木南汐。

推荐阅读: 战国小人物灾变纪元帝长歌逍遥保安我在快穿世界做大佬全能大佬又被拆马甲了勇者至尊悠闲乡村直播间明末开山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