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县衙的库房里,看着满架子的账目,虽然破破烂烂的,但祝况觉得,人生圆满了。

早就听说过,大明王朝的赋税结构十分繁杂,想来,这些账册中肯定会涉及大量算数,正是自己现在需要的大型题库啊。

会计技能连升几级,就靠这些了。

激动啊!

祝况的表现,让向浩才摸不透他的心思。

眼前这小伙子该不是有病吧?

这是账本,又不是肉!

就这些积压了多年的账册,不能吃不能喝的,有什么值得惊喜的地方?

怎么好像见了肉骨头的够一样,只恨不得扑上去啊呜的咬上一口?

如果祝况知道他这位上官此时心里的想法,估计要说一句:燕雀安知鸿鹄之志!

老子有系统,老子的系统就是要让老子当大明第一会计!

祝况甚至都没有来得及与向浩才说话,直接就冲向了放置账本的架子。

这一个举动让向浩才有了鱼儿跃入水中的错觉。

说不定,这真就是个人才!

哪怕现在年轻,对账务知识掌握的不够到位,但假以时日,就凭着这个劲头,也能做出一番成就。

从拿到了账本,祝况连回头都没有,他的上官向浩才,也自然被他华丽丽的忽略了。

这账本可不是万和顺那流水账,而是真正的账本,对祝况来说,学以致用的作用更大,能学到的技能也更多。

他的熟练度长的飞快,短短一个下午的时间,祝况如愿以偿听到了会计技能升级的提示音。

三级了,虽然还是初级,但祝况看账目的时候,竟然觉得比以前还通透,速度还要快上很多,他基本上可以说是在直接翻阅账本。

回头看看外面,竟是天色将暮,难怪越来越看不清楚了。

就在这时,另外一人走了进来,见到祝况的时候很是惊讶。

“你怎么还没走?”

祝况打量过期,也穿着衙门的服饰。

“贪看了一会儿,正打算走,你怎么也还没走?”

“今晚上是我值夜,过来巡视一圈。咋的,兄弟你来这里,就只看账本?”那人笑着说。

显然,他是认识祝况的,说起来,祝况也算是一个特别的存在,从到了衙门,第三天就被安排到了库房里看账本。

他们都好奇,这祝况到底是个什么存在。

“还未请问兄长高姓大名?”祝况不好意思的问:“我才来,倒是都不认识,回头得请各位兄弟们去酒馆里喝酒。”

职场交际,祝况表示,他竟然完全忘记了,这样可不行,以后都是要与这些人一起打交道的,要是表现的格格不入被人排斥在外,就不大好了。

看账本虽然要紧,但这也是紧迫的事。

“啥高姓大名的,我叫钱满仓,今年二十三了,你叫我满仓就行。”年轻小伙子一口白生生的牙齿,笑起来很是灿烂。

“好,那我以后就叫你满仓了,你给我说说,咱们日常都做些啥?”祝况开始有目的的与憨厚老实的钱满仓套近乎。

“啥鸡毛蒜皮的事都有,张家丢了牛,李家丢了鸡之类的,只要找过来了我们都要管。还要负责收缴赋税,总之,做的活一言难尽,兄弟你看着是个读书人,咋也来干我们这一行了?”

“这不也是生活所迫么!”祝况无奈笑着。

说了几句,祝况倒是对衙门里的事有了初步了解,他觉得,这县衙里的小职场应付起来完全没有问题,最起码对他来说,不是太难的事。

祝况晚上到家,才发现家里与之前已经不大不一样,看起来这两天,娘和阿妹没有少花心思布置这个临时的家。

一家三口人简单的吃过晚饭,米氏便说起,外面那两间铺子放着也是白放着,问祝况有没有好点子做点小生意。

“娘就是不问,我也要说的,我想过了,咱们暂时做拉面。”

“拉面?”米氏可还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个词,遂多问了两句。

祝况便将拉面的做法都说了,又说已经打听过了,附近的山上有很多蓬草,用蓬草烧制蓬灰,用来做拉面剂,很是好用。

蓬草米氏是知道的,这里漫山遍野都是,可是那东西和面能吃吗?

“这可不是开玩笑的,要是吃坏了人可咋办?”米氏迟疑。

祝况拍着胸脯保证,绝对没问题,米氏这才半信半疑的应下来。

祝况已经顺利完成了第三个新手任务,获得了技能五禽戏。

这个五禽戏,祝况不知道是不是历史上很有名的那个五禽戏,但效果是十分明显地,他只是锻炼了一天,就感受到了其中美妙。

他相信,要是坚持将五禽戏练下去,身体素质肯定能得到大幅度的提升。

因此,祝况每天早晚都会抽出一个时辰的时间专门练习五禽戏。

祝况在获得了五禽戏的技能之后,又领到了第四个新手任务。

完成期限为一个季度,也就是三个月的改头换面任务。

这个任务,主要是要求祝况提高自身魅力值的,也就是说,祝况必须要全面提升自己的形象。

顺利完成任务,祝况能得到一个名叫“君子如玉”的技能。

祝况现在也算是明白了,这几个新手任务,都是有专门针对性的,第一个是生存技能,得到这个技能能确保吃饭问题得以解决。

第二个,是让他顺利获取别人的喜欢,勉强也算是生存技能,而后面的两个,则是提升自身素质的。

既然系统如此设定了,祝况相信,等新手任务完成的时候,自己的形象会得到大面积的提升,或许会焕然一新也未可知。

向浩才这几天一直都在观察祝况,如果说,最开始还有所怀疑的话,三天之后,就一点都不怀疑祝况看账目的能力了。

这简直就是个天才一样的人。

那多如牛毛,繁杂难以整理的账目在祝况的眼里竟然是那么容易就处理了。

一笔笔账目中问题,祝况都能算的清清楚楚,他还从来没有见过那个人的算学能学的这样好,看起来,这小子说自己擅长算学,不是说说而已,而是真的。

他不得不承认,凭着这份能力,留在户房,一年拿十两一钱三分二厘伙食银子真是浪费。

就这本事,要是愿意自降身份去随便哪个商户人家做个账房,一年总能收入二三十两的银子。

推荐阅读: 战国小人物灾变纪元帝长歌逍遥保安我在快穿世界做大佬全能大佬又被拆马甲了勇者至尊悠闲乡村直播间明末开山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