昼·布莱克出生在一个非常高大上的家庭,至于具体有多高大上,这么说吧,他的父亲是当年太阳教派的十大教长之一,亦是当今太阳教皇曾经的左膀右臂佩德罗·布莱克,而他的母亲则是教会的骑士长之一,功勋卓著的邦妮·布莱克,实力虽然止步于半步传说,但却率领着整个教派战斗力最强的阳炎骑士团,极善用兵,曾经在一次远征中将凭借其神乎其技的战术硬吃掉了混乱侧血神教派整整两支战团,威名远扬。

然而就在五年前,也就是圣历9566年的绯之月祈颂5日,这两位太阳教派的中流砥柱竟然极度诡异地死于家中,而他们的孩子,年仅八岁的昼·布莱克亦是深受重伤,被发现时右侧胸膛已经被某种不知名的力量彻底贯穿,左半边身体则有着大片灼伤,几乎是遭到袭击的瞬间就陷入了假死状态,据事后推测,这也是他捡回了一条命的唯一理由,即是凶手完全没料到这个孩子竟然能活下来。

这桩惨案震惊了整个圣域,而太阳教派更是陷入了暴怒之中,以当今教皇为首的教会高层几乎是发疯一般搜捕凶手,甚至还十分强势地在联合内部的高层会议上牵头,从各个宗教裁判所中抽人,组建了数支涵盖了至少十个教派的裁判团,展开了一场以圣域为中心,其规模甚至覆盖到了整个大陆的调查活动,并在这个过程中与暗夜教派、血神教派等不属于圣教联合的混乱侧真神教派产生了数次大规模冲突,甚至就连只有小猫两三只的谎言之神教派都受到了牵连,除此之外一些近年来与太阳教派有所冲突的个人或势力也受到了殃及,就连两个总部建立在自由之都的杀手组织都未能幸免。

结果直到持续了整整大半年的调查结束,太阳教派都没有找到杀害布莱克夫妇的凶手或组织,而这件事也成为了太阳教派乃至圣教联合近百年来所遭受到的最大打击,直到现在都没人敢在圣域范围内提起,就连吟游诗人都没有敢艺术加工这件事的,否则真容易被气没撒干净的太阳教派迁怒。

发现时已经半只脚踏进鬼门关的昼·布莱克则被教派高层全力抢救了回来,然而这个已经形同废人的孩子却失忆了,虽然还保有着基本的常识和语言能力,但却丢失了自己那短短八年人生中的绝大多数记忆,让想从他口中问出行凶者的人们感到异常失望。

在那之后,整个左半身都面目全非,就连基本生活都难以自理的昼·布莱克被教皇本人收养,很快便消失在了大多数人的视野中,但在太阳教派内部却流传着不少小道消息,比如那个可怜的小布莱克身残志坚,每天都有在努力学习知识;比如可怜的小布莱克天赋极佳,只修习了不到半年就掌握了很多低阶神术;比如可怜的小布莱克不用睡觉,每天都扎在一堆成年人都看不懂的书里拼命用功;比如可怜的小布莱克记忆力超群,刚满十岁就学会了好几种语言,哪怕是用古精灵语写的赞美诗他都能做到看一眼就倒背如流。

只有教皇等有限的几个人知道,那些小道消息根本就是真的,不仅一点儿都不夸张,甚至还有些含蓄。

最终,在昼·布莱克十一岁生日那天,现任太阳教皇圣·阿纳斯塔斯·银钫冕下亲自为其进行了正式的洗礼仪式。

那天,就在所有前去观礼的信徒前,穿着一袭素色白袍,大半个身子都缠满了绷带的少年在艰难地从轮椅上站起,他没有依靠任何人,而是凭借着自己的力量缓慢地走到了太阳神提苏的神像前,短短不到二十米的距离这个少年整整走了足足五分钟,当他终于艰难地止步于神像前那一刻,看着小布莱克身上那已经被浸红了大片的绷带,不知道多少人黯然泪下。

而在他的双腿终于失去力量,猛地跪倒在地的那一刻,奇迹发生了。

一道金色的火焰从天而降,在无人来得及反应的情况下笼罩了那瘦弱的身影,安静而坚定地焚烧着他的身躯,而在少年哀嚎出声的同时,教皇本人与数个冲上去想要救人的大教长同时被一股浩瀚神力压迫得难以寸进,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昼·布雷恩在那炫目的金色焰光中挣扎。

【是因为神也看不下去了,想赐予这个少年解脱么?】

看着那愈烧愈烈,十几秒内就将少年的身影与哀嚎吞噬殆尽的火焰,每个人都不约而同地产生了如此想法。

然而几分钟后,在那道火焰伴随着一阵若有若无的圣歌消散于无形那一瞬,每个人都被自己眼前的一幕惊呆了。

跪倒在神像前的少年非但并未被那滔天神火杀死,而且他身上那几乎不可逆的伤势竟然与那火焰同时消失的干干净净,在一片日轮状的焦痕中央,已经失去意识的少年安静地跪在那里,他身上的绷带尽数脱落,白皙的肌肤健康而富有活力,无论是他胸口右侧那放射状的巨大伤口,还是左半身那已经面目全非的狰狞烙痕全都宛若从未出现过一般不复存在,就连左边的头发都长了出来。

神迹,这只能是神迹,毋庸置疑的神迹!

而伴随着这份神迹,空气中那愈加清晰的圣歌则象征着另一重含义,让太阳教派上下欣喜若狂的含义——神眷!

当那万丈圣辉从太阳神提苏的神像中迸发而出,并逐渐集中于昏迷中的少年身上时,所有人都知道,有史以来最年轻的神眷者诞生了。

从那天开始,年仅十一岁的昼·布莱克宛若一轮朝阳般势不可挡的冉冉升起了。

时至今日,这位集万般宠爱于一身的圣子并未让任何人失望,他是名副其实的天才,他对教义的理解之深,他的实力提升之快足以让所有人叹为观止,在这个最容易被虚荣所打动的年纪,他从来都没有被自己的身份与地位冲昏头脑,他可以穿着最华贵的长袍站在庄严的礼拜堂前传教,也不介意蹲在圣域边陲那些又脏又简陋的棚子下为贫民布道。

不仅如此,这个少年似乎继承了他那已故双亲的全部优点,不但待人温和、信仰虔诚,而且在战斗乃至战争方面也是同样天赋卓绝,每个教导过小布莱克神术的教长都直言这孩子能甩自己年轻时十几条街,太阳教派骑士长之一的杰夫·哈灵顿更是在他的建议下于不久前设计重创了‘裂伤女王’及其卫队,直接让那些北部血蛮陷入了内战。

这位以随军牧师身份前往战乱区的圣子和语宸不同,人家那声望可用不着镀金,也就是说,既然哈灵顿骑士长表示最核心那一仗是他策划的,那就肯定是他策划的。

用夏莲的话说,昼·布莱克这个人的履历基本可以等同于‘圣女晨忘语’ ‘指挥官黑梵’再翻几个倍,注定要从小出风头到死,甚至有可能成为太阳教派历史上第一个三十岁前成为教皇的大牛辶。

而这个大牛辶此时此刻正站在语宸面前,笑盈盈地对他和卢娜两人打招呼。

“那个......忘语殿下。”

布莱克嘴角泛起了一抹苦笑,有些尴尬地说道:“每天都被那些年纪比我大上好多的长辈叫殿下,压力真不是一般的大,难得您与我同属神眷,直接叫我昼或者小布莱克就好了,当然,卢娜女士也一样直接叫我名字就好。”

“没问题。”

语宸虽然怕生,但也不至于在一个年仅十三岁的孩子面前怯场,闻言立刻莞尔道:“我很乐意。”

卢娜也无所谓地点了点头。

“真是太好了。”

布莱克轻舒了口气,然后微笑着冲卢娜问道:“刚才冒昧听到了两位聊天,请问卢娜女士您是在找驱邪特质较为明显的圣水么?”

“没错,我需要一种能够中合提纯奥丹姆恶灵菇‘枯萎’和‘致幻’这两个特质的素材。”

卢娜微微颔首,干脆利落地问道:“你刚才说自己可以帮我想办法?”

布莱克眨了眨眼,迟疑道:“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就算不特意用圣水,有一种用炸尾螺胆汁按一定比例兑入水灵......”

“炸尾螺胆汁兑水灵藻的中和剂没用,我的提纯方式不是很正统,致幻效果是通常提纯恶灵菇的五倍。”

卢娜淡淡地打断了布莱克的建议,随后又后知后觉地补充了一句:“而且我比较穷,水灵藻之前捞的还有剩,但炸尾螺胆汁已经不够了,要省着用。”

察觉到旁边的语宸有点蒙圈,布莱克立刻果断地停止了两人对炼金学领域的讨论,笑道:“是我唐突了,这样吧,虽然把大教堂里那些由大家祈祷蕴养出的圣水提供给卢娜女士您不太合适,但如果只是驱邪或醒神作用高于平均标准的圣水......”

他从指轮状的储物道具中拿出了一瓶澄澈的清水,然后伸出食指在上面轻点了一下。

蓬!

两道螺旋状的金色光焰突兀地出现在水瓶内,它们一边缓缓旋转一边安静地燃烧着,看上去仿佛在另一个平面般并未与瓶中的水产生任何反应,却散发着阵阵令人感到舒适的神圣气息。

五秒钟后

“好了。”

布莱克移开手指,散去了瓶内那两道圣洁的光焰,将看上去并没有丝毫变化的水递给卢娜:“如果只是单纯提高了五倍的致幻效果,这种程度的媒介应该可以完成中合。”

“哦。”

卢娜先是一点都不客气的接过瓶子,然后才后知后觉地问道:“多少钱呀?”

语宸有些尴尬地对布莱克笑了笑,饶是以她的社交水平都能看出来人家明显是随手送个不用还的人情给卢娜,结果这姑娘竟然直接就问上价了。

“举手之劳而已,就当是为我刚才不小心听到两位淑女聊天的赔罪吧。”

布莱克轻笑着摇了摇头,然后乐呵呵地看了一眼卢娜怀中那袋子苹果:“不过要是卢娜女士过意不去的话,干脆就给我一个苹果好了。”

结果后者竟然在稍微思考了一下后老老实实地说道:“还好,我没有很过意不去。”

“卢娜......”

语宸特别纠结地扯了扯自己这位好朋友的袖口,然后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面前那孩子的表情。

还好,这位太阳教派的圣子殿下脸上依然带着让人如浴春风的笑容,一点看看不出来尴尬。

“那我就先回去了,如果你不小心吃了波菲尔火蟹的角质粉末记得找我。”

卢娜拿到了好用的中和剂,又见语宸的小脸已经不红了,于是便跟直截了当地表示自己要闪人了。

语宸又是感动又是好笑地点了点头,摆手道:“有空记得找我玩哦。”

“好。”

卢娜随手把装有圣水的瓶子放进口袋里,总算是没把布莱克给忘了,冲他点头说了声:“谢谢你。”

“不用客气。”

少年风度翩翩地冲卢娜鞠了一躬,结果头一抬,人家已经走出好几米了。

语宸特别不好意思地冲布莱克笑了笑,小声道:“不好意思,卢娜他的性格比较......呃......飘忽?”

“嗯,相当的飘忽。”

布莱克点了点头,莞尔道:“你看,她又回来了。”

语宸转头一看,果然发现卢娜快步走了回来,手中还拿着三支浅红色的药剂。

“这个给你,御寒用的,喝一口可以让身体暖和三个小时。”

卢娜将药剂塞到语宸手里,淡淡地说道:“去年冬天的时候做多了,我自己也用不到,送给你了。”

说完之后就自顾自地转身离开了。

“但是这个......”

语宸下意识地叫了卢娜一声,见后者似乎完全没听见后才低声喃喃道:“我也用不到啊,现在是夏天啊。”

倒是站在旁边的布莱克,看着语宸手中的药剂若有所思地笑了笑。

“那么......”

少年对语宸微微躬身,莞尔笑道:“要一起喝点什么吗?我知道中城区有一家不错的店。”

“诶?”

“其实,我一直想找机会跟您道个歉。”

“诶??”

第六百八十章:终

推荐阅读: 战国小人物灾变纪元帝长歌逍遥保安我在快穿世界做大佬全能大佬又被拆马甲了勇者至尊悠闲乡村直播间明末开山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