惨烈的太古气息一出,让在场的所有人都是浑身一震,一些胆小的人,都连连后退,甚至软到在地。

让其他的一些人很是不屑。

不过那些大能圣主们,此时也是脸色凝重的看着南宫奇的石头,此时他们已经确定了,这里面绝对是一个太古的王族,这样的王族,如果出世,那真的会是一场血雨腥风。

这不得不让他们心惊胆战。

“不用那么担惊受怕的,这里面确实有一个太古王族,不过只是一具太古王族的尸体罢了,那个太古王族已经挂掉了”

突然萧子羽的一句话,让整个场内,一阵的寂静。

原本这些圣地的太上长来,还准备直接起动阵纹,结果萧子羽的一句话,让他们手中的动作也是一僵。

不过他们也反应过来的,目光神念也疯狂的朝着南宫奇身前的石头上扫去。

“真的是尸体吗?”

心中顿时一松,死了的王族,他们当然不惧了,反而还是一脸的兴奋,这可是一具完整的尸体,比起刚才那个太古王族的头颅,价值可是要高很多。

研究的价值,那可就太大了,而且这是一具完整的太古王族的尸体,用他的尸体,炼制兵器的话,那么最低也是达到王者级别。

所以众人眼中再次爆发了贪婪的神色。

“哈哈!”

这时候,源术世家的弟子,顿时兴奋的大笑起来,连连被叶凡压了两次,此时他们却是反身农奴做主人了,终于可以逆袭了一般。

这可是太古的王族,就算是尸体,那价值也是无边的巨大,甚至他们能够从这王族的尸体中,能够推演出王族修炼的玄功等等。

这样的价值,可是不比叶凡切出的麒麟种子要差,毕竟麒麟种子,他还是等待几千年的时间,才能成长起来。

轰!

就在这些源术世家想要上前的时候,南宫奇再下一刀。

猛然一股惊天的杀意,如同惊天巨浪冲击而去,四面八法,都感受的了这股杀意,让他们犹如坠入了无边的炼狱一般。

蹬蹬蹬!!!!

只是瞬间,这几个倒霉的孩子,就被这股惊天的杀意,给击中了心房,一个个的脸色铁青的倒在地上。

精神混乱恐惧不堪。

“难道这位太古王族没有死”有些人惊呼道,不仅是这几个倒霉的源术世家的弟子,很多人都被这股惊天的杀意,给弄的措手不及。

他们也看不清楚,源石中到底是什么,只能够猜测道。

“你们看,那是什么?”

突然有人惊叫道。

“是绝世凶兵,青铜的战矛,看起来已经腐朽不堪了,这股杀意,是从这青铜战矛上散发出来的”

“嘶!这是什么兵器,竟然有这么大的杀意,难道这青铜战矛,就是这位太古王族的吗?”

于是一些人,开始想象,这位太古王族在太古时期,手持青铜战矛,战天占地的景象了。

炽热的眼神,每一个大能圣主,看见这件腐朽的青铜战矛,那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直线了。

他们都在思考,该如何得到这件战矛,甚至是这具太古王族的尸体。

随着南宫奇不断的挥刀,源石里面的景象完全呈现出来,众人才发现,这太古王族是一个紫发的少女,绝世的容颜,静静的躺在源石中。

不过在这紫发少女的心脏部位,却插了那件青铜战矛,此时众人才明白,原来这战矛不是这位太古王族的,而是杀她的凶器。

可悲可叹,神蚕突然跳到这少女的尸体前,痛哭起来。

“古风,你快点切石吧!”

对于这位太古王族,萧子羽没有什么在意的,那神蚕哭的也确实非常的悲戚,让在场的一些圣女们都动了恻隐之心。

但是萧子羽却没有丝毫的感觉。

而且要知道,在太古甚至是上古年间,人族才是最凄惨的,整个大陆,那可是各种王族的天下。

那时候的人族,甚至只是他们的口粮。

如今的人族能够有今天这样的盛世,那是靠着上古的先辈,用血骨大铸造出来的。

萧子羽近似冷漠的话语,让那些心有善心的圣女们,尤其是那位大夏的小尼姑和姬家的小月亮心中不爽,认为萧子羽太古冷漠绝情了。

但是她们也不敢和萧子羽放肆。

“小友,该你了”

南宫奇切完之后,也是一脸笑意的退后了几步,并且对着叶凡说道。

切出这块源石,他感觉自己这一次的赌局,那是绝对赢定了。

不错前两块源石,他切出的价值,确实要比叶凡的低一点,但是现在这一块,那可就不一样了。

那可是买一送一,无论是青铜战矛还是,太古王族的尸体,那都是价值无边的东西。

恐怕就算是叶凡在切出一块神药的种子,都没有他的价值高了。

想到这里,南宫奇当然兴奋了,因为这一切的东西,那都是他的了,尤其是那株神药的种子,未来不管他自己用,还是卖给圣地,那都是获益满满,

一张老脸也笑成了菊花一般。

“笑的那么开心干嘛,你以为你就赢定了,等下古风切出了宝贝,你就该哭了”

李黑水,很不爽南宫奇这个老货,所以看到此刻,对方那菊花般的笑容,他直接出言讽刺道。

“哼!他没有希望了”

南宫奇听到李黑水讽刺的话,眼神莫名的闪烁了一下,没有和李黑水过多的争执。

对方身后有大寇护身,他也拿对方没什么办法,口舌之争,反倒让自己陷入了被动。

直接无视,那是最好的。

几人的争执,叶凡没有理会,而是慢慢的走上前,拿出刀具,直接对着仙坟切了下去。

说实在的,南宫奇切出了太古王族的尸体,他不意外,正真以外的还是那件青铜战矛,这件兵器的价值可不低。

所以此刻,他心中也有几分的压力,但是也只是他压力,叶凡相信,身前的仙坟,绝对能够给他一个惊喜的。

这是他的感觉,这种感觉,他说不上来,但是却非常的相信。

所以他自信的出刀,根本不在乎其他人的言语。

推荐阅读: 战国小人物灾变纪元帝长歌逍遥保安我在快穿世界做大佬全能大佬又被拆马甲了勇者至尊悠闲乡村直播间明末开山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