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家,有动静了,我我看到宝器楼的一位执事离开了太岳城,驾着飞剑朝着西南方向飞去了。”

“那你知道是谁吗?”

“知道,此人在宝器楼排行老六,名叫武宁”

“没有人跟着,就他一人?”萧子羽问道。

“没有,就他一人,我在西门询问一个守门的护卫,他说了,那人这个月,已经出了好几次,都是单独一人的”。

李鹰连忙拍拍胸口保证道。

“很好,这一次你做的不错”。萧子羽点点头,虽然面罩罩住了他的面容,但是李鹰还是从语气中听出了萧子羽喜悦的神色。

“你继续去盯着宝器楼,其他的不用管了。你的功劳我看在眼里,”萧子羽站起来,拍了拍这家伙的肩膀,突然和颜悦色的说了一句。

顿时让李鹰心里犹如吃了蜜一般甜滋滋的,随后也就是一阵的欣喜。

随后萧子羽又吩咐了李鹰几句后,就快速的离开了,当然他走的非常的隐秘。

出了太岳城,萧子羽也立即朝着西南方向追了过去,一路化虹而去。

“咦!终于追到了”。

神识已经感到了那位秃顶筑基修士,萧子羽的脸上顿时一喜。

法力一转,顿时脚下的飞剑的速度猛然一涨,很快他就追上来了,并且话也不说,直接祭出玄金钟,就对着这家伙砸了过去。

他到不怕砸错人,因为这家伙,他还真的认识,知道对方确实就是宝器楼的筑基修士,而且还是一位筑基前期的修士。

“阁下是谁,为何要袭击在下”

眼看如泰山压顶一般向他袭来的金色大钟,武宁脸色狂变,连忙祭出一件防御法器,挡住金钟的攻击。

然后疯狂的朝后退去。

此时他心里还有些发懵,不知道为何眼前这位全身黑衣斗篷的修士,一言不发就向他攻击。

然而萧子羽根本就不理他,直接祭着玄金钟,就是对着他猛砸,把他的那件防御法器给砸的砰砰直响。

“你到底是谁?”

武宁神色凝重,短暂的交手,让他知道面前的这人,是一位筑基中期的修士,要比他强,而且后者的那口金钟,他也看出来了,绝对是一件顶级中的顶级法器。

“杀你的人”

萧子羽不想跟着对方啰嗦,只想以最快的速度解决对方,毕竟他也担心他出城已经被宝器楼的人知道了,到时候他们肯定会追来的。

所以萧子羽一边指挥玄金钟去疯狂的砸对方,同时还不断的祭出符箓,来进攻,当然更多是骚扰对方。

轰轰轰!!!

不间断的火蛇不断的轰向武宁的身前,将他防御法器释放的光罩给炸的水波荡漾的。

“该死的!”

武宁此时心中也是有些慌乱,眼看自己的防御法器有些坚持不住了,心里就更加的着急了。

自己这一次出来,本来是想要引诱符器店的那人出来的,结果没有引诱到那人,现在却碰到了这么一个不讲道理的人,一上来就往死里去干他,似乎好像两人有什么血汗深仇一般。

他倒是没有想过眼前的这人,就是他一直等待的那人。

毕竟此时进攻他的是一位筑基中期的修士,而他要等的人不过是一位筑基前期。他可不相信那人能够这么快就突破到了筑基中期了。

他本身也是一位筑基前期的修士,而且他突破到筑基期,已经有了三十年了,结果到现在也没有突破到筑基中期,显然这突破不是那么容易的。

但是他却想不到萧子羽就是这么的妖孽,此时他的修炼速度可是丝毫不下于这个世界的主角韩立了。

当然这一切也都是之前他在数个世界的积累罢了。虽然有些世界的法则不同,但是他身体的积累却是没有消失的。

再加上他疯狂的服用丹药,这才使得他的修炼速度丝毫不差于那些天灵根的天才。

咔嚓!

突然场中发出一道清脆的响声。

“啊!”

紧接着就是武宁一声的大吼,“你竟然毁我的法器”。原来他祭出的那件圆珠一般的法器,在和萧子羽的玄金钟硬碰硬的时候,被萧子羽的玄金钟给砸的开裂了。

“是你逼我的”

怒吼一声,武宁两眼血红,脸色狰狞如血罗刹,快速的向后退了几步,然后从储物袋中拿出一块石盒,从里面取出一张金色的符箓。

萧子羽在看到这张符箓的时候,顿时一惊,“符宝!”

“哼!现在知道怕了,晚了”。

只见他盘坐在地上,周身一件一丈大小的圆盘护在他的周身,嘴里不断的念叨着什么。

萧子羽知道他是在念咒。

“哼!有符宝就了不起”。

看到武宁头顶三尺处的那件散发着金色光芒的,只有三寸大小的飞剑,萧子羽脸色也变的凝重起来。

从对方这小剑的威势来看,他知道对方的这件符宝的威力不小,甚至比他从金光上人那里抢来的那件符宝的威力还要高一些。

“你以为单凭这件符宝,就能吃定我,那你就太小看我了”。

的确筑基期的修士,能够将符宝的威力发挥的最大,但是同时想要凭借符宝之威,就想取人性命,那也不简单。

除非对方并没有什么趁手的防御法器。

而武宁心中就是在打赌面前的这人,没有什么好的防御法器。

毕竟他也看到萧子羽一直都没有祭出什么防御法器,而是祭出几张高阶的防御符箓而已。这让他猜测对方没有什么防御法器,或者说没有顶级的防御法器。

他这样猜测也是有根据的,因为在他思维中,萧子羽祭出的这件金色大钟,绝对是顶级中的顶级,这件法器,肯定是他花费了全部的身价,才得到的。

理所当然的也就没有什么灵石再去买一些顶级的防御法器了。

但是他却小看了萧子羽的身价,萧子羽的身价,岂是一般人可以比拟的,他现在的财富,比起一般结丹期的修士,也是不遑多让的。

因此,武宁他最终的结局是注定的,从一开始他就注定了。因为他对他自己的敌人一点都不了解。

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萧子羽虽然不敢说,对宝器楼的这些筑基修士非常的了解,但是至少他还是大致的了解了一点。

而像武宁,他到现在都不知道攻击的他,其实就是他一直想要等待的那人。

所以这一切都是注定的。

“去!”

金色的小剑,在武宁疯狂的注入法力后,周身的金光就变得更加的闪耀了,甚至都是刺眼睛。

感觉到金剑已经达到了顶峰,武宁咧着嘴,狠狠的一笑,他已经在幻想,敌人被他一剑刺死时的情形了。

推荐阅读: 战国小人物灾变纪元帝长歌逍遥保安我在快穿世界做大佬全能大佬又被拆马甲了勇者至尊悠闲乡村直播间明末开山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