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噹!”

金色的巨钟,被一件七尺多大的玄星飞盘给挡住了。

不过这玄星飞盘,也在萧子羽的玄金钟的撞击下倒飞出去。飞盘周围的点点星光也都暗淡了几分。

“怎么可能?”

黄阕看到自己的玄星飞盘化成一寸大小的圆盘,嗡嗡的倒飞到自己的手掌上,顿时眼睛一凝,一脸不可思议的低呼一声。

“没什么不可能的!”

萧子羽脸上露出许些不屑的神色,他可是筑基中期的修为,对付你一个筑基前期,简直毫无压力,而且他手上的玄金钟,也要比玄星飞盘好上许多。

种种加在一起,将飞盘砸回去,有什么不可思议的,“真是少见多怪!”

得理不饶人,萧子羽可不会继续跟他废话,继续向着玄金钟中注入法力,瞬间玄金钟的金光大涨,体型变得就更加的大了。

“去!”

单手一引,瞬间玄金钟,就顺着萧子羽的手指,朝着黄阕猛然的砸了过去,如流星飞逝一般的速度。

“啊!”

望着来势汹汹的金色大钟,黄阕脸上也有丝丝的惊骇之色,他想不到对方的金色大钟的威力还能增加。

之前的一击,他就感觉到了这金色大钟的威力,比他手中玄星飞盘还要厉害了。

尽管刚才他不过是仓促的回应,没有将玄星飞盘的威力发挥到最大。但是他也有自知之明的,知道自己即使将玄星飞盘威力发挥到最大,也不过是对方之前的一击模样罢了。

而对方这一次的攻击,比起之前的一击,威力又加大了几分,他如何不知道,对方的实力要比他强。

“该死的,他到底是什么实力,这金色的大钟到底是什么法器?”

心中狂呼,但是黄阕手中却不敢有丝毫的怠慢,在金色大钟飞来之前,瞬间打出一道手印,让手中的圆盘,化成一丈大小的玄黑色的圆盘,周围带着点点的玄光,如星河灿烂。

轰!

金色大钟和玄色圆盘相撞,顿时爆发出一股震天的灵气波浪。爆裂的轰鸣声,震得两人的耳膜‘乱’‘鸣’。

嗡嗡!!

紧接着黄阕的玄星飞盘,再一次的倒飞到了他的身前一丈,在空中颤抖的发出嗡嗡的声音,似乎是在‘哀鸣’。

黄阕见此,也是一阵的心疼,看到自己的这件法器,在和对方的金色大钟,交手两下,就有了些许的损伤,眉头也是一皱。

这玄星飞盘,可是他最厉害的法器了,也是他身上最宝贵的法器,结果现在却不敌对方的金色大钟。

“该死的,为何此人身上竟然有这样的法器!”黄阕此时心中对萧子羽已经产生了极度的妒忌之情。

他身为岭叶黄家的一位执事,在黄家也算是位高权重,但是身价却比不上面前的这位散修。

的确在他黄阕的眼中,萧子羽就是一位散修。尽管对方加入了黄风谷,但是他们黄家的调查,这家伙加入黄风谷后,在宗门闭关几个月后,就立即离开了。

除了从宗门中获得一枚筑基丹,他就再也没有与黄风谷有丝毫的瓜葛,这样的人不是散修是什么。

但是偏偏就是这样的人,不但能筑基,现在还压着他打。这让心高气傲的黄阕,有些接受不了。

然而不管他心中是怎么想的。

萧子羽可是一秒都没有停歇,他在看到这家话挡住了他的玄金钟第二次的进攻后,脸上没有露出丝毫的意外。

毕竟之前他已经感受到此人的实力也算不错的,筑基前期顶峰的修为,比起被他斩杀的宝器楼的三位筑基期修士,修为都要高出那么一点。

当然战力方面,这家伙也不算什么。毕竟宝器楼的那三位筑基期修士当中,可是有一位有着符宝一样的宝贝。

在这方面,那些修士还是占些便宜,而此人不过只有一件顶级的法器,而且还不算什么精品。

仍是玄金钟,烟尘消散,一抹金光再次映入黄阕的眼中,看到再次向他飞来的金色大钟。

他甚至都有些气急败坏,“欺人太甚,难道你就会这一招吗?”

“呵呵!”

对此,萧子羽只能回他一句‘呵呵’,既然这一招就能将其压服,他何须在用其他的。

不过经过他的提醒,萧子羽嘴角一弯,莫名的笑意突现在他的脸上,黄阕见此,顿时心中莫名的一紧。

但是显然他也没有时间在去想萧子羽到底想要干嘛了。

面临金色大钟泰山压顶一般的气势,他不得不咬着牙,将身前的玄星飞盘给祭出,前去迎战萧子羽的金色大钟。

即使他明知道自己的玄星飞盘不是对方的敌手,甚至在继续交战下去,他的这件法器就要破损,有可能都会跌落等级。

他也没法,因为他身上最好的法器就是这件,其他的法器,恐怕一交手,可能就会被砸的破碎。

“噹!噹!噹!”

金色的大钟与玄色的飞盘,每每对轰一下,发出一道清脆的玄鸣声,都会让黄阕的脸上不间断的抽搐一下。

他知道这每碰撞一下,他的玄星飞盘就要承受一次重击,他的心也算是在承受这一次的进攻。

然而他却没有他法,只能咬着牙,不断的朝着这件玄星飞盘中疯狂的注入法力,想要借此来挡住萧子羽的进攻。

同时黄阕心里也有一丝的念想,就是希望萧子羽法力不支,到时候,就是他反击的时候。

即使最后他的玄星飞盘废了。到时候,只要他能够拿下对方,那么就能获得那口金色的大钟,如此,即使这件法器报废,他也获得一件威力更加厉害的法器。

这样的买卖,他当然是赚了。

只不过,这一切不过是他自己的一厢情愿而已。他心中,还是以为萧子羽只不过是一位筑基前期的修士。法力肯定没有他自己深厚。

现在之所以压着他打,也不过是仗着那口金色大钟的威力罢了。

如果他的这种想法,要是被萧子羽知道的话,那么他一定会捧着腹肚肆无忌惮的大笑起来。

“快啊,快啊!为什么你的法力还不见消长”又过了一会,此时黄阕的玄星飞盘周身完全是黯淡无光,甚至周身上下,有些地方都是坑坑洼洼的一块。

眼看这玄星飞盘已经坚持不了多久了,但是看着对面的那人,脸上没有丝毫的法力不支的样子。

黄阕眼睛就瞬间红了,脑袋也是有些发蒙,他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对拼了这么长的时间,即使是他,体内的法力也都隐隐有些不支了。

“结束吧!”

萧子羽眼睛金光一闪,不止是黄阕发现玄星飞盘已经不行了,就是萧子羽他也发现了。而且他等的就是这一刻。

两只手瞬间如同蝶舞双飞一般的飞快转动,一个个眼花缭乱的手印不断的被他打出。

嗡!

瞬息之间,玄金钟发出一道厚重的钟鸣声。然后带着睥睨的气势,爆发而出,一下子就将那玄星飞盘给撞飞了。

紧接着带着来势不减的威力,直冲冲的砸向黄阕。

“不好!该死!”

看到这金色大钟撞飞自己的玄星飞盘,继续朝着自己的身体飞来,黄阕心中一慌,连忙胡乱的祭出几件法器,迎了过去,想要阻挡这玄金钟。

但是可惜无一不被萧子羽的玄金钟给撞飞出去了。

眼看金色大钟,就要砸到他的头顶,感觉到死亡的气息,黄阕再千钧一发之际,祭出了自己的防御法器。

顶在了自己的头顶之上。

轰!

须臾之间,黄阕就感觉到一股‘洪荒’巨力向着自己的身体涌来,瞬间他的身体如断线风筝,倒飞出去。

“噗!”

喉咙一甜,一口鲜血吐出。

“啊!”

就在这时,突然一道青色的剑芒在他眼中一闪而过,紧接着他就感觉到脖子一疼,然后就陷入了黑暗之中。

推荐阅读: 战国小人物灾变纪元帝长歌逍遥保安我在快穿世界做大佬全能大佬又被拆马甲了勇者至尊悠闲乡村直播间明末开山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