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哼!”

妖异青年冷哼一声,却没有回应萧子羽的话,两人就这样对视着,没有丝毫的动手。

看到对方没有丝毫动手的迹象,萧子羽也就没有出手,能不战,他当然也不想战斗。

从这妖异的青年身上,他也感受到了一丝的威胁,显然即使这妖异青年刚刚突破化虚境,修为可能还没有萧子羽高。

但是萧子羽却没有小看对方。

毕竟有些妖兽可是有着神兽的一丝血脉,仅仅是一丝,他们往往实力都是非常的强的,要远超同修为的同类。

这一点,却是人类修士比不上的。

萧子羽和这妖异青年没有动手,但是下千峡谷上的天墉城和这群兽潮,却是展开的激烈的战斗。

战场上每时每刻都有死亡,尤其是妖兽这一方,因为有阵法的原因,它们渐渐的落入了下风。

天墉城的弟子,虽然也有伤亡,但是比起妖兽,却是要少很多。

而涵素他们这一群天墉城的高层,也慢慢的占到了上风,他们战斗经验丰富,对手也不是什么有高级血脉的妖兽。

虽然不能将其斩杀,但是至少大部分的长老也都能压制住对手。

这样一来,优势已经越来越向着天墉城这边倾靠了。

见此,萧子羽的最为微微的弯了起来,同时全身也开始警惕起来,他担心面前的这头化成人形的妖兽,会暴走。

但是让萧子羽想不到的是,对方竟然会无动于衷,这让萧子羽百思不得其解。

直到最后,天墉城几乎将胜利,那些妖兽,很多都已经开始逃跑。

这妖异青年才有所动作。

“难道忍不住了?”

萧子羽看到对方的动作后,立即就身体一紧,瞬间,就祭出了自己从天墉城获得灵剑。

不过接下来这妖异青年的动作,却是让萧子羽目瞪口呆,因为这妖异青年,只是淡淡的看了下面一眼后,就直接驾着遁光离开了。

一点的留恋都没有。

“我擦,这是怎么回事?这家伙难道不是这兽潮的幕后主使吗,为何会这么的平淡?”

“难道它还有后手?”

萧子羽愣愣的看着那妖异青年离开的方向,嘴里喃喃道。

不过他很快就回过神了,反正不管怎么这妖异青年还有什么阴谋,他们天墉城接着就是了。

现在最主要的还是将峡谷下面的妖兽给解决掉。

因为这妖异青年离开,可以解放萧子羽了。

于是他直接加入到下面的战场,有了萧子羽的加入,很快剩下的妖兽全被解决掉了。

尤其是那几个通神境的妖兽,都没有逃掉,被萧子羽施展人剑合一的剑术,给全部斩杀掉。

接下来,打扫战场,收拾战死弟子的尸体。

这一刻,整天天墉城的弟子,全都沉默了。虽然胜利了,但是却有很多相熟的同本师兄弟,长眠于此。

“走吧!将他们都带回去吧!”

萧子羽来到陵越的身边,看到他一脸落寞的看着那些尸体,萧子羽轻轻的拍了拍他的肩膀。

“守剑长老”

陵越一双眼睛,充满了血丝,这一次天墉城确实损失有些惨重,尽管他们将这次的兽潮给灭了,但是也近乎有三分之一的伤亡。

即使后面就下了一些弟子,但是陵越知道,这次弟子的死亡人数绝对是超过了一百。

这个数字,可真的不低了。

虽然天墉城每年都有一些弟子死亡,但是也没有哪一年,有这么大的损失,这可都是天墉城的精英弟子。

不但陵越他心中感伤,涵素他们也是极为的悲伤的。不过他们身为天墉城的高层,当然不能这样露出一脸的悲伤来。

······

“什么,守剑长老,你的意思是?”

天墉城的政务大厅,一干的长老,以及涵素这个掌门,在听到萧子羽的猜测以后,都是一脸的呆滞。

“我也不太确认,但是我从对方的身上,确实没有感觉到一丝的恨意,而且对方在最后的时候,走的非常的干脆”

“显然如果是真的和天墉城有仇的话,他绝对不会就这么轻易的放弃的”萧子羽没有在意众人的表情,还是将自己的猜测说了出来。

“也许是因为对方看不到有胜利的希望,于是就离开了,这也说不定”

说话的是天墉城的传功长老凝虚真人。

“不可能的,一开始双方并没有什么优势,对方如果真的加入战斗的话,即使是我也阻挡不了他多少的”

“要是对方真的对天墉城有血海深仇的,他肯定会亲自出手的,到时候我们天墉城的损失肯定非常的大的”

萧子羽摇摇头。

听到萧子羽这样说,在场的众人,也不是笨蛋,很快就想到了一个场景,就是这头化虚境的妖兽,要是加入到之前的那场战斗中。

即使有萧子羽的拦截,但是对方要是一味的就跑到天墉城的弟子中央和萧子羽战斗的话,那么两人散露的攻击,也绝对不会那些天墉城弟子可以抵抗的。

如此的话,那么天墉城的弟子,损失肯定是极为的大的。

“而且我从对方的身上感受到了一丝的无奈之意,似乎对方做这一切,都好像不是出自本意,好像是被逼的一样”

想了想,萧子羽还是将这一点说出来。

“什么,被逼的,被谁逼的”

在场的众多长老听到萧子羽这句猜测后,顿时都是被吓一跳。那头妖兽可是化虚境啊,有什么人可以逼迫对方。

如果真的有这样的人,那又何必去逼迫它,直接来进攻天墉城不就行了,何必多此一举。

当然很快他们又想到了天墉城的定海神针—紫胤剑仙。如果真的按萧子羽所说的那样,那头妖兽发动兽潮,是被逼的。

威逼那头妖兽的幕后黑手才是和天墉城有仇,但是他偏偏却有些忌惮紫胤这位剑仙,所以只能出此下策,来报复天墉城。

如果是这样的话,倒是也能说的通。

所以涵素和几位长老也都是互相的看了看,没有说话,此时他们都在猜想,到底这幕后黑手到底是谁,他们天墉城又怎么得罪的那位幕后黑手的。

毕竟按照萧子羽的猜测,能够威逼一位化虚境的妖兽,怎么说实力也要超过一般的化虚境啊。

但是想来想去,都是无果。

推荐阅读: 战国小人物灾变纪元帝长歌逍遥保安我在快穿世界做大佬全能大佬又被拆马甲了勇者至尊悠闲乡村直播间明末开山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