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宇”

突然耳畔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周宇顿时浑身一震,脸上露出一丝的狂喜。

然后不顾山洞中的其他弟子,身形瞬间就窜出去了。周宇的行为,让山洞中的人,全都为之一愣,随即也都随着他跑出了山洞。

“宗主,真的是你吗?”

来到山洞洞口,看到面前的那道熟悉的声音,周宇顿时激动的浑身颤抖起来。

此时他也忘记了自己才是寻道宗的掌门。

随后跟着跑出来的众多弟子们,突然看到他们的掌门竟然半跪在一个白衣青年的身前,抱着对方的大腿痛哭流涕。

顿时一个个的都目瞪口呆起来。

要知道,这些天无论遇到什么困难,他们的掌门,可都是一副沉着冷静的样子。

但是现在哭的就像是一个孩子。

“宗主,对不起,弟子没有保护好寻道宗”

“弟子没用,不能保护好师弟师妹,他们···他们全都死了”

“您一定要为他们报仇啊”

周宇这些天的压力实在是太大了。如果不是为了他身后的那些弟子,他又怎么可能丢下那些师弟师妹,独自离开。

眼看这和自己想出几十年的师弟师妹们全都战死,他的心,可以说痛如刀割一般。

但是这一切他都咬咬牙,承受下来了。

对于那些弟子的憋屈,他知道。但是谁又能了解他心中的痛苦呢。

此时见到萧子羽以后,他终于忍不住了,尽情的抒发心中的痛苦,心中的委屈。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

“你放心吧,那些人我一个都不会放过那些人的“

“你现在也都是一宗之主了,还这样,你看那些弟子,看你的眼神都变了”

萧子羽弯下腰,拍了拍周宇的后背,然后把他将轻轻的扶起来。

“如今,寻道宗就剩下这么多人了吗?”

萧子羽神识一扫,发现只有三十七人,连五十人都没到,和他离开前,上千的弟子,那是根本不能相比的。

看到这里,萧子羽心中的恨意就更加的大了。

好不容易,寻道宗发扬光大,结果,现在一朝回到解放前,这想要重新恢复也不是那么的容易。

因为首先要有一个好的掌门。

寻道宗能够发展起来,绝对离不开周宇的。但是现在的周宇,萧子羽知道不知道他能不能再重新振作。

他从对方的眼神中,看到的浓浓的死寂,他知道这次的打击非常的大。

“弟子无能,只能带出这些弟子了”

周宇呜咽的看了一眼身后的众多弟子,然后说道。

“你已经尽力了,不要自责了,你能够将他们带出来,我已经很高兴了,”

“走吧,带着他们更我一起出去吧,你也要振作一点,寻道宗还是要靠你重建起来”

“到时候,我带着你们去复仇,我要那些势力,全部给我泯灭,”

萧子羽语气充满了冷意。

“大长老,真的吗?我们现在就能出去复仇吗?”

就在这时,张少羽走到萧子羽的身边,一脸希冀的看着萧子羽说道。

“当然,凡是袭击寻道宗的势力,我都会将他们连根拔起的,我要让整个大陆都知道,我寻道宗绝对不可招惹”

萧子羽看着眼前这个眼神中充满恨意的青年,郑重的说道。

这青年的修为不错,已经修炼到内罡境的顶峰,只差一步就能突破到地元境。

而且这青年的年纪,只是二十刚刚出头,这样的天赋,在这片大陆,其实已经非常的不错了。

更加重要的,萧子羽发现这青年面相和张庆很相似,让他怀疑这可能就是张庆的后代。

张庆已经战死了,当年他亲自收入门下的弟子,不管是内门还是外门,也全都战死了。

这让萧子羽还是有些伤感的。

而这些弟子中,很多都是那些人的后代,是他们的延续,萧子羽看向这些弟子的时候,也是发自内心的温和。

“走吧!”

萧子羽也不想多说了,看着这些年轻人的眼神中的激动,他的心也是突然波动了一下。

“想不到,以我如今的境界,心中还能有波动”长叹了一声,萧子羽率先离开。

此处森林,萧子羽还是很熟悉的。

这个山洞,也是当年他只是先天时候,几位同时先天境的武者,前来探索的地元境‘前辈’的洞府。

他想不到周宇竟然带着这些弟子跑到这里来,这也确实是一个不错的隐藏地方。

首先很少有人能够猜到。

而且山林中有那些凶兽,也就不需要为食物担心,可以说,只要不出去,很少被发现的。

之前他从问天阁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还是非常的诧异的。

······

一天以后,萧子羽带着周宇他们又回到了寻道宗的山门。

看着满地的残垣断壁,周宇的眼睛又湿润了,他颤颤巍巍的不断的行走着,不断的抚摸着周围的断壁。

此时的他,就如同行将就木一般,看样子下一步,就要倒地一般。

“不要去,让他一个人独自待一段时间吧”

“小姑娘,你是他的女儿吧,你叫什么名字?”

萧子羽看到身后掠出一个少女,似乎想要上去搀扶周宇。不过萧子羽却将他阻止了,萧子羽知道此时周宇的心情。

“大长老,我叫周晴”

少女看着周宇那身影一眼,有些感伤,随后再看向萧子羽的时候,眼神似乎有些闪躲。似乎是害怕萧子羽一般。

“周晴,很好,你爹现在需要的是一个人静静,你还是不要去打扰他了,我相信,他肯定会振作起来的,你不需要担心什么”

“他可是寻道宗的掌门,这寻道宗还是要他来重新振兴”尽管看到周宇眼神中的死寂,但是萧子羽还是希望他再次振作起来的。

“真的吗?”

周晴眼中顿时露出了希冀的眼神,身为周宇的女儿,她可是极为的敏感的,她这些天看得出自己的父亲,已经变化了很多。

尽管平常他表现的沉着,但是和以前,却是很大的不一样,心细的她也看到了自己父亲眼中那丝丝的死寂。

这一直都让她非常的担心。

现在听到萧子羽的话,她心中的担忧,顿时少了点。在她的记忆中,能够改变她父亲的好像只有,那位神秘的大长老。

推荐阅读: 战国小人物灾变纪元帝长歌逍遥保安我在快穿世界做大佬全能大佬又被拆马甲了勇者至尊悠闲乡村直播间明末开山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