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州园林,独具天下,天下闻名。严禁游玩的,它是庆州官府的园林,不过这园林对于洪易来说,还是无妨的。

回到庆州,他就接受了庆州总督的邀请,邀请他来这园林做客,不得不说洪易那篇惊动百圣的文章,使得他获得亚圣的称号后,他在文坛的地位,是大大的提高了。

庆州的总督也是文官出身,所以对于洪易还是非常亲近的,当然这也是因为洪易获得这亚圣的称号。

如果他单单只是状元的话,庆州总督绝对不会亲自去邀请他入这园林的。

状元每次科举都有,但是这惊动百圣的文章,亚圣的称号,却是百年难以见到的。

也许现在洪易的官职不高,兵部侍郎,翰林院编修,距离这庆州总督,那是相差甚远。

但是所有人都知道,洪易绝对是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亚圣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出现的。

而且亚圣这个称呼,可不是洪易自称的,而是文坛加之。

在加上洪易在玉京城的一些动作,更是获得了很多文人的好感,甚至一些老一辈的文人好感,这些可都是资本。

庆州的总督当然明白,因此,对于洪易他还是将其放在平起平坐的地位上的。

园林深处,阳光明媚,洪易萧子羽两人坐在凉亭之中,正在慢慢的对饮。

精忍和尚、赤追阳他们则是守卫在一旁,至于洪易的道侣禅银纱,继续在乾坤布袋中闭关修炼。

看到洪易实力不断的进步,刚渡完一次雷劫,就能狂揍冠军侯,手擒寒月,吊打鸿凌老祖。

禅银纱当然感受到了压力,要知道第一次见洪易的时候,对方还不是她的对手,但是这短短一年多的时间,洪易的实力就已经远超于她了。

这让心高气傲的禅银纱怎么受得了,她好歹也是纵横三百年的八大妖仙之一。

她纵横天下的时候,洪易还未出生。

而且如今两人已经结成道侣,禅银纱也不想拖洪易的后腿,于是她就只能更加努力的修炼。

天分不如洪易,那就靠着后天的勤奋去弥补,反正她不想被洪易给落下。

而洪易也知道禅银纱的心中所想,在干掉鸿凌老祖后,也分出部分的念头给了禅银纱,让她闭关吸收,增加自己的实力,同时也增加自己神魂的纯阳之力,好让她在渡雷劫的时候,更加的有把握。

就在萧子羽和洪易两人正谈的兴起的时候,慕容燕快速的走过来了。似乎是有什么事情。

“公子···”不过在看到萧子羽以后,慕容燕有些估计,欲言又止的,纠结在脸上。

而洪易当然看见了,于是手一挥,淡淡的道:“没事,萧大哥不是外人,慕容燕你有什么事就直接说吧!”

“好的,公子!”

既然洪易吩咐了,慕容燕也就没有了顾虑,而且她也知道,萧子羽的实力似乎很强,她也不想去得罪这位神秘的大高手。

如今的她已经被洪易给折服,真真正正的臣服于洪易的手下,她也看得出洪易对萧子羽的敬重。

于是她沉默片刻,似乎是在组织语言道:“公子,玉京城那里传来消息,近日掀起一座‘香楼’,这香楼也是如同散花楼一般,是一座青楼雅诗,里面有漂亮的清官人,都是卖艺不卖身的”

“而且似乎他们的生意已经盖过了散花楼,更加重要的是,这香楼的身后的后台似乎非常的神秘,属下几番打听都没有打听到”

“而且更有甚者,我派过去打探消息的人,竟然也都背叛了我。”

“香楼”听到慕容燕的话,洪易脸上也是微微一动,有些好奇,“这香楼竟然能够盖过散花楼,我记得散花楼可是太上道的产业,由太上道这一代的圣女苏沐在打理”

“这香楼竟然能够盖过他们,显然也是不简单啊”

而萧子羽闻言也是一动,洪易他们不知道这香楼的背后之人,但是萧子羽却是清楚。

于是他微微一笑道:“香楼为名,却是有些有趣,洪易你可听说过天香三卷”

“嗯!天香三卷,萧大哥你提这个干什么?”洪易闻言也是一愣,这天香三卷,他倒是听说过,而且还是从元妃那里得知的,而且他还知道,元妃就是修炼这天香三卷种的人香之卷。

“既然你知道天香三卷,那么就应该知道闻香教吧,这香楼很可能就是这闻香教的产业,这香楼的背后之人,很可能就是闻香教这一代的圣女”

“闻香教,这怎么可能,闻香教不是当年被大周给灭掉了吗,怎么可能还有人传承下来?”

慕容燕似乎也听说过这闻香教,此刻一脸震惊的看着萧子羽。

“呵呵!这闻香教堪比圣地的存在,岂能随随便便就能灭干净的,那大乾可比大周还要厉害,灭大禅寺的时候,不也没有灭干净么?”萧子羽看了一眼慕容燕,淡淡的说道。

想要将其灭门何其困难。

“如果这香楼真的是闻香教在背后支持的话,那么能够盖过散花楼,那也说得过去”

洪易听到萧子羽的话,也点点头,算是认可萧子羽的话。他也知道,像闻香教这些类似圣地的大派,绝对不是那么简单的。

他们背后肯定会隐藏一些。

大禅寺如果不是遇到了大乾,也肯定不会被灭的那么的干净,整个大禅寺似乎只剩下精忍和尚一人了。

“这香楼之事,还是暂时不用去管它,反正现在我们与它也没有什么联系的”

“如今最主要的还是冠军侯那里,水宫一战,虽然我将冠军侯击败了,但是最终也是让他逃了出去。此人眦睚必报,受到这样的打压,他逃跑之后,肯定会想尽办法,疯狂的去报复我的”

“因此,现在最主要的还是将目光放在冠军侯的身上”,萧子羽虽然好奇闻香教,但是他也知道轻重缓急。

闻香教他们可以以后再去理会,但是面临冠军侯的报复,他还是不得不慎重的。

虽然在水宫一战中,他将冠军侯逼的很惨,连手中的兵器殇芒神枪都被他抢走了。

但是冠军侯的底蕴和势力,暂时还不是他洪易能够比得上的。如果面对冠军侯疯狂的报复,他也要头疼的。

单单是他的话,他倒是不在意,毕竟他的实力摆在那里,但是他的麾下势力可就不一样。

他才兴起,手底下的势力,也很薄弱,要是遭到冠军侯疯狂的报复的话,那么肯定要损失惨重的。

这一点,洪易非常的清楚,他没有被之前的那一场胜利冲昏了脑袋。

推荐阅读: 战国小人物灾变纪元帝长歌逍遥保安我在快穿世界做大佬全能大佬又被拆马甲了勇者至尊悠闲乡村直播间明末开山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