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坊,剑器坊的门前,自从开业以来,一直都是门庭若市。

门前的街道也都围着人群,这些人群都是被挤出来的人,但是他们却没有丝毫要离开的样子。

反而都在这门外等待着,让原本宽敞的街道立即就变得拥挤起来,但是却无人在乎。

他们的眼中,只有剑器坊中的各种剑器。

“要是能够买到里面的任何一件剑器,就好了”这是一个天御境的武者,在剑器坊最外面一层,看着里面的大人物,喃喃自语。

他知道自己的实力和财力,想要从剑器坊中得到一柄剑器,即使是最次的剑气,都十分的困难。

“是呀,是呀,除非等到那些大人物都不需要,可能我们才有机会”似乎听到此人的喃喃自语,身旁的另外一个大汉,也是随即接口说了一句。

就在这时,突然在剑器坊中传来一道极为蛮横骄横的话语,“小子,让你的老板过来,我今天就要那把剑”

“咦!这是谁,竟然敢在这剑器坊中闹事”门外的人听到里面骄横的声音,因为看不见,顿时一个个的都开始嘀咕起来了。

甚至一个个的都一脸的兴奋的样子,有好戏看了,这是每一个人心中的想法。

“这位客人,那把灵剑,已经有人预定好了,是不能卖给你的,还请客人您见谅”

里面又传来一道恭敬,而又带着丝丝委屈的声音。

“什么预定好了,不还是没过来吗?既然如此,不如就卖给我吧,难道你以为我付不起账么”

剑器坊中,一青年趾高气扬的说道,青年一身的蓝绿色的长袍,腰间配着一块顶级的玉石,而且玉石散发着淡淡的灵光,无一不显示这青年身份不一般。

“对不起,客人,这件灵剑,已经被预定了,我没有这个权利”站在蓝绿袍青年对面的,则是一个瘦弱的青年,此刻他整个头都在摇摆,脸上也有一丝丝的惧意。

但是他还是咬牙坚持道。

“那你还不赶快找你的老板过来”青年有些不耐,顿时瞪大眼睛,狠狠的说道。

如果这里不是天都城,恐怕他一巴掌就将小厮给拍死了,简直在浪费他的时间。

“老板,正在后面打造剑器,没有他的命令,谁也不能去打扰”尽管心中有些慌乱,但是听到老板,荏原还是立即摇头道。

他非常清楚自己的老板的秉性,如果在他工作的时候,打扰他的话,不管是什么事情,都要倒霉,受到他的惩罚。

所以此刻,尽管荏原知道,面前的这个青年的身份非同一般,但是他也不敢跑到后院去打扰他的那位老板。

当然他也不想得罪眼前的这位青年,看其身上的服饰,以及身后的护卫,绝对是出身大门派的弟子。

毕竟这一般的护卫,至少都是通玄境,甚至更高的强者,这岂是一般的门派能够拥有的。

面对这样的公子哥,在天都城混了很久的荏原,非常清楚,这些公子哥的性格。

只要自己表现的懦弱一点,就不会被对方多看一眼,最后,无论是什么情况,自己也不会被对方记恨,不会被对方找麻烦。

这就是他荏原的生存之道。

“这位客人,如果你想要这种灵剑,其实可以和我们老板预定,他会亲自出手,为你打造一把的,所以你没有必要非要选择这一把,毕竟这一把也是为其他客人量身订造的”

看到青年脸色越发的难看,荏原还是小心翼翼的解释了一下。

看来这位公子哥的脾气很不好,他可不想成为,对方的出气筒,虽然天都城中的法令,是禁止打斗的。

但是如果这公子哥命令护卫,给他一顿,甚至是将他给干掉,恐怕以对方的身份,也不会受到太大的责难的。

毕竟那些法令,对于高层来说,其实都不算是什么法令,只要不出格,即使是皇室也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这种情况,其实非常的常见,看起来非常的不公平,但是不管是什么地方,他都是不公平。

这个世界是强者的世界。

“别废话,赶快将那把灵剑拿下来,本公子,今天就要这把剑了”

“再给我废话,或者你的老板再不过来,信不信我就将你的店铺给拆了”

青年越来越不耐烦,到最后已经开始威胁起来了。

看着这青年不耐的神色,荏原也是立即就头疼了起来,遇到这种不好说话的公子哥,他真的是没有办法,尤其是对方还可能出身大门派,。

要是真的起了冲突,到最后可能,还是他们倒霉。

虽然他经常听到自己的老板牛逼哄哄的跟他说,不要害怕任何人,胆敢威胁他们剑器坊的,直接怒怼回去。

荏原不知道,自己的老板为何有这样的底气,但是说真的,他可没有丝毫的勇气。

要是真按照他老板的话,恐怕他早就归西了。

毕竟那些强者,可不是他这个元胎境的,可以招惹的。一个不好,对方真的一巴掌把他拍死,他找谁去理论。

找阎王爷吗?

所以这些日子,遇到一波一波难缠的客人,他荏原都是在装孙子,只有这样,他才能够完好无损的待在这里。

有时候,他真的想要离开这里,不想干了,实在是太危险了好不好。

但是他又舍不得这里面的报酬,于是就只能咬着牙。

今天其实在看到青年,进来以后,荏原心里有有一丝不好的感觉。果然现在发生了。

这青年一进来,就看到了他们店铺中,最明眼的那把剑,那是一件灵器,而且还是一件上品的灵器。

对于自己的老板能够打造灵器,荏原还是极为的崇敬的,毕竟能够打造灵器的匠师,那都是大师,甚至是宗师级的人物。

这种人物,即使是大炎皇朝,也不会有丝毫的怠慢的。

结果他的这位老板,竟然就跑到他们南坊这里开一家这样的店铺。

天都城很大,而这南坊,要真要说起来,可就算天都城比较贫穷的地方了。

出入这里的,几乎都是天都城底层的人物,很少有大人物会来到这里。

他不晓得为何他的这位老板会跑到这里来开店。

以他老板的手艺,即使处在天都城最为上层的地方开店,那也绝对没有丝毫的问题。

当然这其中到底有什么原因,他从来不去过问,也不想过问,因为他清楚,知道越多的人,往往都是死的越快的。

他可不想早死,所以剑器坊,除了每天的买卖,其他的事情,他从来不去过问。

他只负责出售这些剑器,同时也打理这些剑器。

剩余的都是他老板的问题。

推荐阅读: 战国小人物灾变纪元帝长歌逍遥保安我在快穿世界做大佬全能大佬又被拆马甲了勇者至尊悠闲乡村直播间明末开山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