诛仙剑阵,自成空间,诛仙剑阵里面的空间,可是比起苏羽布置的那混元大阵,空间要坚固太多了。

以燃灯他们的修为,如果进了这里面,就算没有诛仙剑气的危险,燃灯他们恐怕也永远被想出去,因为他们根本打破这里面的空间。

老子和元始进入剑阵后,八卦台上的通天,顿时眼中精光一闪然后对着萧子羽他们吩咐道:“你们都到后面候着,这里由为师就可以了,好生的看着”。

在八卦台上的萧子羽,他们都借助镜光术,看到了阵中的老子和元始的情况。

此刻两人处在大阵的炼狱之中,无边无比的炼狱,无数的火焰在两人的脚下煅烧着。

当然以两人的修为,这区区的火焰,对于他们来说,根本就是小菜一碟,就是太阳真火,对于他们来说,都不能带来一丝的伤害。

除非是那混沌神火,可惜这种火焰,在洪荒世界早已绝迹,就算这诛仙剑阵中,也没有这样的火焰。

不过火焰虽然对两位圣人没有太大的作用,但是火焰中充满的毁灭之气,却非同小可。

因为这可是罗睺炼制的毁灭之气,罗睺在和道祖争锋的时候,修为可是达到了准圣巅峰,甚至论境界,他都不比圣人差了。

一身的毁灭法则,几乎达到了七成,而这诛仙剑阵,就是因为他的毁灭法则而成就的。

所以阵中的毁灭法则威力,就算是两位圣人,也极为的忌惮。

“师兄,想不到这诛仙剑阵中蕴含如此的毁灭法则,难道通天他已经转修毁灭法则了”

元始他可是三清之一,之前他可是记得通天修的法则可不是毁灭法则,但是此刻看到这阵法中的毁灭法则,那可是让他极为心境,即使是他,如果一个不注意,甚至都会受伤的。

毁灭法则,那可是三千法则中威力最强大之一,如果他们圣人的元神遭到毁灭法则的侵蚀,恐怕也将会有陨落的危险。

至于圣人不死不灭,那只是没有遇到可以毁灭他们的存在。

“嗯!这里面的毁灭法则,应该是那位罗睺遗留下来的,而通天也是通过炼化这诛仙剑阵,触类旁通,至于他是否修炼这毁灭法则,那就不可知了”

老子也摇摇头,对于这里面的毁灭法则,他脸上也有几分慎重,但是他不会像元始那般心境。

这里面的毁灭法则虽然强大,但是只要他祭出后天功德至宝玲珑宝塔,那就是万法不侵,区区无人控制的毁灭法则,根本近不了他的身,所以他也无所畏惧。

“师弟,你也小心点,这诛仙剑阵不一般,通天他还没有施展诛仙剑气,那诛仙剑气,不会比你的盘古幡弱的”

老子刚提醒元始一声,就见阵法突然一阵翻腾,随即只见从虚空中,激射出两道剑气,分别朝着两人袭来。

两道带着无边杀机的剑气,就在快要近两人身的时候,突然猛然炸裂开来,化为千万道的剑气,铺天盖地朝着两人席卷而去。

一瞬间,老子和元始所在的空间,那是剑气纵横。

这让两人都是有些吃惊,尤其是两位圣人一开始,并没有祭出自己的灵宝护身,而是只是施展彼此的太清仙法和玉清仙法护身。

结果两位圣人护身的青莲,全都被这万千道的剑气给瞬间绞碎,并且在绞碎两人的护身青莲后,这万千道的剑气,仿佛是有灵智一般,再次有凝聚起来,凝聚成之前的那道剑气,分别再次朝着两人的头顶斩杀而去。

这一切都是在这电光火石之间,不过老子似乎早有准备,在这剑气凝聚的瞬间,他的庆云出现一个金刚镯,就将剑气给打散了。

而元始则就没有这样的好运了,他似乎没有准备,在剑气重聚后,他还没有反应过来。

不过他乃是圣人,这诛仙剑气虽然猛,却也只是削去了元始天尊头顶庆云之上的一朵青莲而已。

不过如此一来,元始天尊的面子可是丢大了。

要知道他自从出世后就是太乙金仙的修为,在未进入紫霄宫就已经大罗金仙,后得大罗庆云三花,三朵青莲之花。

此乃他玉清仙法凝聚而来,从他修炼之后,就从来没有被打散过,现在却突然被打散了一朵,这绝对是奇耻大辱。

心中一动,庆云上的三花瞬间复原,然而那掉落的面皮却也找不会来了,所以此刻只见元始天尊的脸色已经阴沉的快要黑了。

老子看到了,却没有说什么,他知道自己这个二弟心高气傲,这般受辱,内心恐怕已经愤怒至极,之后他也知道,双方恐怕在难也停手了。

于是老子将后天至宝玲珑宝塔顶在自己的头顶之上,有了这万法不侵的功德灵宝,他在这诛仙剑阵中,却是立于不败之地了。

而此刻的元始天尊,却是直接祭出了盘古幡,盘古幡一出,顿时周边一股股混沌之气爆发而出。

这混沌之气,可是堪比诛仙剑气的存在,准圣之下,沾染一丝,恐怕就会被混沌之气给腐蚀掉。

凌空一甩,顿时一道比起之前诛仙剑气还要爆裂的混沌剑气,冲向了虚空,飞向八卦台前。

“好!我倒要看看二师兄是你的盘古幡强还是我的诛仙剑厉害”

面对激射而来的混沌剑气,通天大叫一声‘好!“

手中诛仙剑也随之挥出一道剑气,直接硬接而上。

噗嗤!

两道剑气相交而撞,顿时泯灭而却,但是在这八卦台前的虚空中,却是突然裂出了一道裂缝。

显然是这诛仙剑阵的空间,被刚才两人的剑气给划开了。

“好!”

通天教主,看到自己的剑气泯灭,更是大叫一声,眼中的精光越来越亮,身上的剑意也越发的明显。

剑气冲天,剑意破天,通天的战意无限被放大了,成圣无数年,想要战斗一场,也是极为的困难。

没有对手,他的剑一直都在磨,就是等待着这一战,所以这一刻,通天没有在想其他的,他只想要痛痛快快的大战一场。

推荐阅读: 战国小人物灾变纪元帝长歌逍遥保安我在快穿世界做大佬全能大佬又被拆马甲了勇者至尊悠闲乡村直播间明末开山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