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璐心里明白,这是吕明的借口,不过是想要趁机逃走罢了。

但是表面上,却不动声色的说道:“如此甚好,有劳兄弟了。”

说完,故意传令下去,命人列队,送吕明离开。

吕明此时,心里有点发虚了。

自己本想是找个托词,偷偷摸摸的离开。

再也不回来了。

而没想到,这个黄璐,反倒是大张旗鼓的宣布自己前往洛阳,现在搞得所有人都知道,自己去洛阳了,而如果自己不去的话,那万一黄素回来了,岂不是......怀揣这种忐忑的心情,吕明带着黄素府上的几名家丁,出了军营。

“吕大哥,咱们真的要去洛阳吗?”

有人低声问道。

吕明叹了口气,“事到如今,我们还真的得去洛阳走一遭啊。”

看着吕明远去,黄璐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很好,替罪羊找到了。

吕明啊吕明,你既然自己冒出来,那就别怪我了。

很快,黄璐便下达了撤退的命令。

吩咐手下连夜收拾,天亮之前开拔,返回青州。

再说吕明,往前跑了几十里地,忽然勒住战马,停了下来。

远远的,一大片火把蜿蜒,一眼看不到头。

是玄宗带领飞虎军到了。

为了赶时间,自然是要点着火把往前冲。

“大哥,这来的是什么人啊!”

有人低声问道。

吕明摇了摇头,“不知道,看看再说。”

几人左右看了看,选了一个高处,小心的藏了下来。

很快,玄宗便带着大队人马冲了过来。

灯笼火把,亮子油松把众人的模样,照的清清楚楚。

吕明没见过薛王,也没见过玄宗皇上,等到他们走过去之后,不由得有些傻眼。

“我说,你们认出来,中间穿龙袍的,是薛王李业还是玄宗李隆基啊?”

底下几人,更是说不出个子丑寅卯,一个个的脑袋摇的像拨浪鼓。

下边一个叫齐存的小子,眼珠转了转,低声说道:“吕大哥,照我说啊,别管是谁带兵,都和咱们没关系,还是赶紧跑吧。”

“为何?”

吕明转脸看向他。

“大哥啊,人群里没有咱家老爷啊,这不就摆明了吗?”

齐存说完,还小心的四下看了看,指着玄宗来的路说道:“我记得再往前不远,就有岔路,咱们往左边去,就是青州方向了。”

吕明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恩,齐兄弟言之有理,我看洛阳咱们也不必去了,赶紧跑吧。”

那边黄璐帐篷刚拆了一半,有人来报,说来了一哨人马,看着有数万人。

怎么这个点来队伍了。

黄璐心中忽然闪过一丝不详之感。

急忙吩咐下去,坚守营门,等待天亮再说。

且说玄宗皇帝,带着飞虎军一路飞驰,直奔长安城下。

见前面一片军营,便只住了脚步。

正是大青山的军营。

前面有探马飞驰而来,滚鞍下马,“启禀皇上,前面军营已空无一人,营门口,挂了一具尸体,乃是正南将军冯连志。”

什么。

李业的身子猛地一晃,差点从马背上摔下来。

冯连志?

玄宗皇帝略一沉思,此人他还是有所耳闻,知道此人也算是智勇双全之人,怎么今日竟然惨死于此?

“老五,怎么回事?”

李业往前凑了凑,低低的说道:“我曾经秘密的训练了一支队伍,没想到......”玄宗叹了口气,“罢了,罢了,事后好好安葬吧。”

这时候,又有探马来报,说再往前便是青州军的军营了,营门紧闭,怎么喊都不开。

玄宗微微一皱眉,刚想发作,后面沈不易开口了。

“皇上,天黑看不清,再说青州军恐怕都未曾见过天威,不开也正常。”

虽然不太明白,沈不易为何突然为青州军说话,可仔细想想,倒也是这么个道理。

玄宗点点头,“好,绕过青州军大营,进发长安。”

此时,长安城里。

谢成文睡的正香,忽然间被叫醒,说城外来了军队,看着人数不少。

他揉了揉惺忪的睡眼,命人去把邱平和曾进找来。

“二位,随我去城头看个究竟,如何?”

邱平微微点了点头,算是回应。

曾进却躬身抱拳施礼,“大统领,万一城外来的是玄宗李隆基的援军,我们该当如何?”

这个问题,倒是把谢成文给难住了。

是啊,万一是援军,该当如何?

打?

肯定不行,现在还不到这一步。

那就只有一个办法了,固守,只要把玄宗困在内宫,来再多的援军也不怕。

想到这,他笑着说道:“不碍事,只要我们守住了内宫,来再多的援军,又如何?”

“既然如此,那我们管他城外是谁,等天亮再去看也不迟。”

曾进说完,笑着看向谢成文。

谢成文略一沉思,好像也有道理,轻轻点了点头。

“好,就依曾贤弟所言。”

而此时,琅琊王的军营里,白修见自己略施小计,便瓦解了大青山的军队,心里悬着的石头,终于算是落地了。

正要眯一会,有人来报,说洛阳方向来了一支军队。

大将军康城听了,吓得噌的一下站了起来。

“哎呀,这该如何是好?”

白修却是微微一笑。

白日里,他早就接到了白寒的密信,故此,显得不慌不忙。

“康将军,莫慌,快去列队,准备迎接你们国王陛下吧。”

康城一脸诧异的看着白修:“当真?”

白修微微一笑。

“我说是,就是。”

说完,他和康城拱手告别,急不可待的冲了出去。

这支队伍里,有白寒,也有沈不易,白修都是他非常迫切想要见到之人,自然不会在这里和康城浪费时间。

玄宗皇帝见军卒上前喊了半天,长安城里没有任何的反应,登时有些火大。

就在这时候,有人来报,说琅琊王的军营来人了,送了些干粮牛肉,饮水等吃食过来。

这可真是雪中送炭啊,军卒们跑了这大半天了,又累又渴又饿,可以说送来的真是时候。

玄宗刚刚要发作的火气消了不少,眼中带笑的看向琅琊王康特。

“贤婿啊,你离开军营多日,也该回去看看了。”

推荐阅读: 战国小人物灾变纪元帝长歌逍遥保安我在快穿世界做大佬全能大佬又被拆马甲了勇者至尊悠闲乡村直播间明末开山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