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萧辰一行沿着山间小路前行。

好在队伍里全是修士,即便是以悠闲的脚程步伐也在十分钟后抵达了山顶破旧道观。

不过此时的道观已经大变样,银装素裹就像一座大型冰雕,在月光照射下闪闪发光。

“哇,水晶屋!”

乐儿骑坐在宽厚的狗背上,看着前方仿佛冰雕建成的房子,大眼睛闪闪发光。

对一个小女娃来说,一座亮晶晶大屋子,简直太漂亮太有吸引力了!

虽然乐儿在玄灵圣宗冰天雪地中也用积雪堆过房子,但和眼前一整座冰封的道观比起来,那就是蚂蚁和巨人的差距!

“呜呜…!”

狗剩喉咙里发出欢快的低吼,感受到小主子迫不及待的情绪,立刻撒开脚丫子窜了出去。

关他前方是不是敌人的腹地,反正有混天绫护体,这个世上就没有去不得的地方!

这家伙正如老酒鬼分析的那样,当天夜里就溜了回来,大半夜回到别墅扒门。

反正以孤峰的身份地位,说把刚抢夺的妖兽给收了起来,朱不如二人也不敢质疑。

毕竟以渡劫老怪诡异莫测的手段,和一些特殊的宝物,收起一只妖兽来也不是不可能。

二人的精力都在那位大前辈身上,对这只妖兽不关心,所以才从容的溜了回来。

木尘师兄弟二人对视一眼,都看到了彼此眼中的惊讶。

“居然用道观掩饰分舵,难怪这么多年都查不到线索!”

以正常逻辑发展,在大山里遇到一间破旧道观,里面必然住着一位隐居的世外高人。

然后主角学成下山救了病危的某老,感激之下赶着要嫁美艳孙女报恩。

迎娶白富美出任CEO,从此走上人生巅峰!

谁能想到,一向神秘让人向往的山中道观,居然是魔修的一处分舵呢!

夏雨桐美眸微蹙,担忧的说道:“宣仪姐动作真快,我们还没到就动手了!”

萧辰眯起眼睛,看着泛着荧光的围墙和木门,摇头失笑道:“他们动作还挺麻溜,不过这样也不错。”

“什么不错?”夏雨桐眨巴着大眼睛好奇的问道。

萧辰唇角上扬,眯起眼睛调侃道:“至少杀光了就没人能偷偷带着你的宝藏逃跑,这样不好吗?”

锃!

夏雨桐漂亮的大眼睛闪闪发光,伸出白嫩小手拍了拍某人的肩膀。

笑眯眯的模样好像在说:“你不错,分析的好!”

这次能吸引她来到深山,不就是因为木尘师兄弟承诺分舵内所有财富都给她所有。

一个魔修的分舵,规格在堂口之上,这里能寻到的宝贝能少的了么!

更何况最近魔修可是发布悬赏大肆猎杀正派修士,必定会调来大批灵石和灵器作为刺激下面魔修的动力。

想到可能堆积成山的灵石灵草灵器,夏雨桐漂亮的大眼睛眯成了一条线。

姜逸峰眯起眼睛,一脸陶醉的嘀咕道:“宣仪前辈出手,果然与众不凡!这大夏天的,都不用开空调了!”

萧辰摸着下巴若有所思,转头低声提议道:“他说的有道理,有你在家里还开什么空调,多浪费电啊!”

夏雨桐美眸一瞪,咬紧银牙,红唇里蹦出了一个字:“哥屋恩滚!”

随即转过玉颈,看着前方冰封的道观双目放光,迈开步伐迫不及待跟了上去。

狗剩迈着王八之步走到大门处,愣愣的眨了眨呆蠢的眼睛,小心翼翼探出了前爪。

叮!

爪子在刚刚触碰到大门时响起清脆的叮鸣声,一道道裂痕在光滑的冰面上蔓延。

咔嚓!

一声脆响,本就残破的大门轰然碎裂成了一块块拳头大小的冰疙瘩砸落在地上。

乐儿大眼睛一瞪,小手不满的拎住一对翘立的耳朵,教训道:“狗子,你又拆家了!”

姜逸峰落井下石的说道:“小师妹,二哈就是为拆家而生的,我觉得应该挖个坑把这条癞皮狗给埋了,免得到处拆家!”

“呜呜……!”狗剩转过头,喉咙里发出不满的低沉咆哮。

讲真,这次狗子是真冤!

小主子看到被冰封的道观,都已经兴奋的大眼睛闪闪发光。

这时候要是敢搞破坏,那不是作死么!

自诩为第一舔狗,是绝对不会做出这种热闹主子的事情的。

奈何大门本就破旧,又被渡劫期的气势冰封,已经彻底腐朽了,换作谁轻轻一碰都会崩碎。

而且的的确确是在爪子触碰的时候崩碎,这个锅想甩都甩不掉了!

狗剩垂着头,感受着道观中散发的凉气,莫名有一种六月飞雪的憋屈。

萧辰了过来,好笑的踢了踢狗子壮硕的后屯。

淡淡开口道:“别卖萌装可怜了,赶紧去寻宝吧!”

如果换了其他人敢这么踹曾经的妖王,早就扭头一口咬下去了。

可是换了萧辰踢出这一觉,不但没有惹恼这只骄傲的妖兽,反倒眯起一对狗眼,洋洋得意还似乎一副得到宠爱很享受的模样。

仰头发出了兴奋的长啸:“嗷呜~!”

之前被责怪的颓废一扫而光,高高昂起脑袋,一副头马的模样!

刚跨步走进去,一身休闲西服的孤峰就急匆匆跑了出来。

恭敬的拜下:“恭迎老板!”

萧辰昂起下巴微微颔首,淡淡开口道:“事情办的怎么样了。”

“下属已经查明情况,此次南部分舵共聚集了炼虚期十人,化神期三十一人!按照舵主钱庸的计划,他们准备……”

孤峰赶紧低头汇报,把之前套来的消息原原本本的讲述了一遍。

“嘶…好歹毒的计划…!”史真乡倒吸一口凉气咋舌不已。

如果真按照魔修的计划,成功几率绝对百分百,而南部地域高阶修士恐怕也会损失殆尽,打击是毁灭性的!

南部地域一旦遭到如此重创,包括师叔在内恐怕难逃责罚。

“好险!”木尘后心已经被冷汗浸透,心里暗暗庆幸快了一步,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恼怒之下连礼仪都顾不得了,咬紧后牙槽恨声问道:“那个天杀的东西在哪里?”

孤峰瞥了一眼没有答话,而是把询问的目光投向了另一边。

萧辰微微颔首,淡淡开口道:“带我去看看。”

(本章完)

(记住本站网址,Www. .la,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就能进入本站)

推荐阅读: 战国小人物灾变纪元帝长歌逍遥保安我在快穿世界做大佬全能大佬又被拆马甲了勇者至尊悠闲乡村直播间明末开山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