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的赛罕山下,石万山已经带五千援军赶到了这里,不仅如此,他已经发起了两次攻击,在援军的猛攻之下,玄石坡一半的阵地已经被他们所夺,胜利的曙光也就在眼前了。

“报!”一名快马斥候突然出现在北明军中军军帐之前,随后一脸大汗的骑兵飞身下马,跪倒在地,“报告指挥使,我们的后方五十里外突然出现了大量的鞑靼骑兵,他们正直奔我们而来。”

“后方?”忽闻战报的石万山脸色上就是一冷,眼中露出了不可置信的目光。

一旁站着的指挥同知古河也是神色吃惊,“怎么回事?来的确定是鞑靼骑兵?是从哪里来的?有多少人?”

“从哪里来的现在还不得而知,但人数应该在四万左右。”斥候先是抬头接着又是低头,汇报着自己所知的内容。

“退下,在探。”听到竟然有四万敌骑的时候,石万山再也无法镇定了。待斥候退下之后,他侧目看向一旁的古河,询问之意甚浓。

“退兵吧,先退回到答鲁城在看,或许他们不是冲着我们来的呢。”这个时候的古河也没有什么更好的建议,只能存着一个侥幸的心理这般说着。

“好,马上准备退兵,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了。”只有五十里的距离而已,骑兵那是转眼就到,不管这些人是不是冲着他们来的,安全起见,还是不要起冲突的好。

原本还在发着猛攻的北明军突然间停止了攻山,随后就是开始准备退兵。甚至为了以求速度,一些不是很重要的辎重都决定扔下不带,半个时辰的时间,后撤的先锋军两千人就已经派了出去。

赛罕山上,北明军突然停上了之前猛烈的攻势,让山上鞑靼将军马扎木和柏拉都是一脸的不解。生怕北明军有计,他们也未敢轻举妄动,直到山上突然飞来了一只海东青,并被驯养的人所拿获的时候,这才知道了山下发生的事情。

“哈哈,哈哈哈。”看着跟随着海东青一起出现的情报,马扎木哈哈大笑着,随手将情报送到了一旁副将柏拉的手中,“看看吧,是忽孛儿将军来了,他带兵四万铁骑正向赛罕山而来,想必北明军正是因为听到了这个消息,所以才急着想要退回到答鲁城里去吧。”

柏拉接过情报看过之后,也是一脸的激动兴奋,“将军,这么说来,我们的机会到了,北明军是不是想逃回去吗?哼!打了我们这么久,岂是说走就走的,我看不如我们将其缠住,为忽孛儿将军的到来争取时间,然后两面夹击灭了他们。”

“好。只是我们还要小心始城中的雇佣军,这样,留下两千人,我们只带四千人下山就是。”马扎木提出着自己的建议。

柏拉当下点头同意,随后带着四千骑兵就此下山而去,山上仅是留下了两千士兵。这一战与北明打了数天,他们也损失了两千人,这余下的两千便是他们最后的力量了。

石万山还不知道知道自已已经被盯上了,他更不知道,突然出现的鞑靼军原本的目标就是他们。

忽孛儿所带的四万铁骑,是属于脱脱不花大汗手下的势力之一。借着春暖花开、万物复苏之际出现在草原之中,也有他们独特的名字,就叫做春猎。

即指春天到来了,骑兵们为了宣示自己的地盘需要外出行走,表现自己强大实力的同时亮亮肌肉,以划定什么地盘是属于他们的,这些地方是神圣不可侵犯的,不然的话,就要做好遭受这些骑兵重点打击的准备。

很不巧的是,忽孛儿今年选择巡视的地盘就在赛罕山附近,始城的出现,答鲁城的易手,已经让鞑靼军感受到了巨大的威胁,这次前来就是收回原本属于他们一切的时候。

之前大多都是瓦剌与北明交战,之前大明打击的也多是蒙古部落,瓦剌这些年并未与明军有过什么大的冲突。但是现在,杨晨东的出现打破了这个局面,他们也有必要的进行还击,以宣示自己的地位和主权了。

忽孛儿就在这样的情况下,带着四万铁骑出现在草原之上。一路而来,前方的斥候传来了消息,北明军正在攻打赛罕山的时候,他便带着大军直奔此地而来,他们要先拿这些敢于过线的北明军开刀。

大军直向赛罕山下而来,中军队伍里,忽孛儿收到了北明军正在异动,想要回撤的消息,这位蒙古大汉脸上闪过了一道阴狠的神色,“想退,怕是晚了吧。高尔将军何在,给你五千铁骑,先行出发,截住北明军向答鲁城的退路,主力大军随后就到。”

“得令。”一位身穿着甲胄的蒙古将军抱拳答应了一声之后,便纵马而出,未用多久,点齐了五千骑兵加速向赛罕山下赶了过去。

忽孛儿未曾多看出发的骑兵一眼,有着五千骑兵开道,他自信北明军是逃不掉的。此时一边赶路的他,一边向着身边的牧仁说道:“牧将军,你继续和我说说有关那战神的事情吧。”

牧仁原本就归属鞑靼势力,上一次漠北蒙古部落要围城的时候,他眼看形势不好,第一时间逃走了,汇合了广武镇将军其格一起离开了这一片区域。

前有雇佣军,北有漠北蒙古联军,这样的形势下,他们势单力薄,只能放弃在这里的艰守,想着去南方寻找脱脱不花大汗在行效力之事。未曾想半路之上就遇到了前来春猎的忽孛儿,当下双方汇聚到了一起,兵力也达到了五万之众,再度反杀而回。

忽孛儿有问,牧仁自然是要回答的,“是的,将军,说起这位战神的确是威名赫赫,在这一片区域,但凡是听到他的名字,大家无不是胆颤心惊,他在将阿剌忽马乞改为始城之后,先后又打败了阿噶多尔济的五万大军,漠北蒙古部落的两万大军...” 且不说忽孛儿在听了牧仁之言后,心中有着何等的变化,只说答鲁城中,突然出现四万蒙古骑兵,且按斥候的说法,还有一万的部兵尾随其后的消息一入在家留守的宁文风耳中时,这位都指挥佥事便感觉到了问题的严重性。

万全都司一共有老兵两万,之前古河将军出发时带走了一万人,后来石万山又带走了五千,如今他手中可用老兵只剩下五千人而已。其中还有两千人在宣府负责训练新兵,说起来他手中只有三千老兵而已。

以三千战骑兵四万,步兵一万,那是绝然不可能的。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守城,便是能不能守得住还要两说。可是这位都指挥佥事,竟然做出了一个出人意料的决定,那就是他要出城救迎指挥使石万山回来。

或许在别人看来,这一次一旦都指挥使和都指挥同知出了事情之后,他这位都指挥佥事就可以顺利上位了。可是放在很聪明的宁文风眼中,一切确并不是这么一回事。

如果是和平时期,他或许会动一下这方面的脑子。可是现在鞑靼大军压境,他是绝对不会动用这方面的脑子的。想要稳定住局面,万全都司和宣府都少不了石万山的镇守。

做出要出城救人的决定之后,宁文风仅仅只是留下了一千老兵守城,同时还派人通知在宣府的镇守太监邓强,请他在派一千老兵一万新兵前来镇守答鲁城,随后他便打开城门出发了。

形势已经然是十分的危急,扔下了不少辎重的石万山现在想的就是马上退回到答鲁城中,到时候依城而守,还有一线的机会。要说他的动作是很快,但鞑靼大军的动作也不慢,很快前方就传来了先锋两千骑兵战败正向后急退的消息。

“斥候说,鞑靼大军的高尔将军带着五千骑兵打败了我们的先锋,现正向我们这里赶来。还有一个更坏的消息,在我们身后,赛罕山上的守将马扎木也正带着四千骑兵向我们追来,怎么办?”都指挥同知古河眼中带着一丝急切的问向古万山,显然这一刻的局势之不妙已经超出了他们之前的想像。

“杀,杀出一条血路,趁着对方还没有将我们完全的合围,我们回到答鲁城去。或许这个时候文风已经带人向我们这里赶来了。”石万山短暂的沉静之后,给出了回答。

“宁将军?”古河的眼中露出了怀疑的神色。

“不用置疑,文风眼中有大局观,他知道这个时候我们两人的重要性,如果我们出了事情,凭他一人根本守不住答鲁城,甚至可能连宣城都会丢,那个时候就算是鞑靼军没有要他的性命,皇上也要取他的性命地。”石万山十分坚定的说着。不得不说,在土匪窝中的那些年,让他对人心的把握十分的精准。

眼见石万山如此的自信,古河只能选择了相信。“好吧,即然是这样,接下来我们要怎么做?”

推荐阅读: 战国小人物灾变纪元帝长歌逍遥保安我在快穿世界做大佬全能大佬又被拆马甲了勇者至尊悠闲乡村直播间明末开山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