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许陆离应该像个真正的“神灵”,躲在幕后,保持沉默。所有的谏言由信徒创造,所有的历程由信徒推敲。

晨间的光束洒进教堂,舒缓的风琴声如约而至。

坐如木椅的陆离没有等待过久,教堂外忽然传进惊恐地呼救声。

杂乱的脚步闯入教堂,少女地呼救声在空旷的教堂中回荡。

“救命——有没有人在……谁来救救我!”

告解室里,陆离的目光透过镂空木墙,跟随朦胧的身形移动。

少女跌跌撞撞闯入长椅间,大声呼救着。回应她的只有在空荡教堂里传回的回音。

但少女发现了边缘的告解室,似乎感觉到里面有着一道人影,抓住求救稻草般扑到告解室前急促抓住告解室的门把摇晃:“里面有人吗!”

没有声音响起,不过少女坚信告解室躲藏着人,她哭喊乞求道:“求你帮帮我……一伙坏人正在追杀我,他们不敢闯进教堂,就在外面!求求你……”

但无论少女怎么哭喊求助,告解室里都没有丝毫声音传出。

嗓子快要沙哑的少女终于放弃了,认为告解室里的人不会帮自己,或是里面没有人。

当教堂外传来喝骂喧嚣声,少女失魂落魄的松开门把,转身想要迎接悲惨时,两张糙纸打着转落在脚边。

少女低下头,捡起写着内容的两张纸。一张几乎写满,而另一张只有寥寥几句。

【不要躲在教堂,罪恶者不会心怀神灵。他们或许不久就会闯进来。暂时躲起来,等到他们进来时逃跑。第二张纸安全后再看】

“谢谢您神父!”

重获希冀的少女似乎欣喜道,朦胧的身形远去,消失在陆离看不到的拐角。

告解室外的时间没有因为少女离开而加速逝去。仅仅几十秒后,喧嚣声中,几道身影闯入教堂。

“这里是教堂你们居然敢……”

声音随着挡在几道身影前的身影被推倒而戛然而止,这群闯入的家伙像是匪徒般在庄严的教堂里搜寻起来。

“你们在做什么?”苍老的声线响起,神父出现在教堂中。

“找人,刚才有没有一个女孩跑进来!”

“这里没有什么女孩,你们是今天的第一个客人。”

胆敢闯入教堂的家伙当然不会忌惮神父,他们并不相信神父的言辞,继续在教堂里搜寻。

“主啊……请原谅这群对您不敬的异教徒。”神父低语。

教堂并不适合躲藏人。很快,什么都没找到的坏人们将目光集中在似乎唯一可能藏人的告解室。

神父亦不阻拦,目视着他们接近告解室,然后暴力地扯开别上门闩的木门。

坐在告解室中的陆离抬眸,和拽开木门的入侵者对视。

视线交错而过,入侵者仿佛看不到坐在告解室里的陆离,延伸里带着疑惑和暴躁,嘭地关上木门,告解室随之震动。

“那个女孩没在这里,我们走。”

门外响起声音,身影们往教堂外走去。

这似乎是展示“神迹”的最好时机。

陆离想到。

于是几秒后,一张纸张从告解室的宽孔弹出,飘落在地。

可惜慢了一些,坏人们已经走到几米外,看不到也听不到纸张落地的一幕和响起微声。

教堂重归寂静,因入侵者而中断的风琴重新流淌起。

陆离的视线忽然从坏人们离去的门口移开,一道身影无声地走近告解室,弯腰捡起散落地面的纸张。

“你可知你的罪恶……”

神父低语念出纸上的内容,看向告解室。

即使是木墙也没能阻隔他疑惑的视线。

结果和陆离想象的不太一样,不过比没有得到回应要好。

陆离拿起羽毛笔又写下新的内容,递出宽孔。

【世人需要你的帮助】

“……您是谁?”

神父的询问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颤抖。

陆离没有做出回应,也不需要回应。他不知道神父是谁,甚至不知道这是哪里,所以保持神秘是最好的选择。

递出纸张后,他就开始写要让神父去做的事。

他之前已经写过一份了,所以现在只用重写一份,补充一些内容。

神职人员大都拥有耐心,包括告解室外的神父。

两分钟后,焦急与殷殷期盼着什么的神父终于得到第二份告解室里出现的“神谕”。

【奥丽薇亚·基肯,她的孩子得了哮喘需要一大笔钱,穷困潦倒的奥丽薇亚打算拦截里维斯子爵的马车,但她只能在那里得到死亡。以教会的名义找到她,帮助她】

【格林·皮尔斯,教名亚瑟,你或许还记得他。他的女儿被混混欺负时冲动的格林杀了他们,并在不久之后被复仇的帮派杀死。阻止这一切发生,救下可怜的格林】

【这些事或许即将发生,或许已经发生了。无论如何,去帮助这些需要帮助的人们。】

【以及……或许接下来我还会出现。留意告解室,聆听我的话语】

陆离仍没放弃改变他们的轨迹,并在最好留下后手,以在需要时得到教堂的帮助。

如果神父是个虔诚的信徒,他会做些什么的。

读完纸张上的内容,神父似乎不可置信地望了一眼告解室,而后沉默地微微躬身,离开大堂。

告解室里没有任何声音传出,仿佛里面什么都没有。

神父离去之后,教堂里的光影开始变化。

风琴声消失,宁静的黄昏时分,一道拉着狭长影子的身影走入教堂。

格林的女儿,陆离在上一层见过她。

她来到教堂……那么情况并没有向好的一面转变么……

随着时间推移,低语声与哭泣声幽幽响起,几分钟后,哭泣的少女离开教堂。

神父没有出现安慰她。

陆离知道一定发生了什么变故。

哗哗——哗哗——

轻扫教堂的两名修女走进教堂,带来没有变化的,被马车撞死的奥丽薇亚的消息。

“也不知道托马斯神父是怎么了,忽然跑去得罪那位子爵。”

某个时刻,闲聊的修女说起新的内容。

“塔风城谁不知道里维斯子爵最讨厌教会的人,也不知道托马斯神父会不会受到私刑。”

“放心吧,他不敢的……”

清扫完地面,交谈的修女渐渐远去。

推荐阅读: 战国小人物灾变纪元帝长歌逍遥保安我在快穿世界做大佬全能大佬又被拆马甲了勇者至尊悠闲乡村直播间明末开山刀